1. 笃佳西成语网
  2. 古籍鉴赏
  3. 房玄龄等「晋书第二章志」译文

房玄龄等「晋书第二章志」译文

太阳是旺盛的阳气和精华,主管生养恩德,是人君的象徵。人君如果有了瑕疵,一定会显现出它的阴暗邪恶来昭告标示出来。所以太阳月亮运行在有道之国则光辉明亮,人君吉祥昌盛,百姓安康宁和。人君冯藉着土地而称王,其国政太平,则殒丧侯王。如果人君无德,大臣

译文

  太阳是旺盛的阳气和精华,主管生养恩德,是人君的象徵。人君如果有了瑕疵,一定会显现出它的阴暗邪恶来昭告标示出来。所以太阳月亮运行在有道之国则光辉明亮,人君吉祥昌盛,百姓安康宁和。人君冯藉着土地而称王,其国政太平,则殒丧侯王。如果人君无德,大臣乱国,那么太阳赤红而无光。太阳失去了正常的色泽,所照临的国家就不会昌盛。太阳在白昼时昏暗无光,行人没有影子,到黄昏这种现象还没有结束的话,上面动用刑罚紧迫而严酷,下面民不聊生,不出一年就会有大水灾。太阳白昼昏暗无光,乌鸦成群鸣叫,国家就会政刑混乱。太阳正中有乌鸦出现,君主不清明,处理政务混乱不清,国中将有王室丧事,将军出现,旌旗乱举。太阳正中有黑子、黑气、黑云,三五不定,臣下将废弃其君主。日食,阴气侵袭了阳气,是臣下掩蔽了君主的徵象,将会亡国。

  月亮是太阴的精华,用它来匹配太阳,是女主的象徵;用它来比拟德行,表现了刑罚的意义;排列于朝廷之上,属于诸侯大臣之类。所以君主圣明,则月亮依照法度运行;臣下执掌朝政,则月亮运行就偏离了轨道;大臣当权,用兵动刑失去了原则规矩,则月亮的运行忽南忽北;王后女主和外戚擅权,则月亮的运行忽进忽退。月亮改变了常色,将要灾祸。月亮在白昼非常明亮,则奸诈邪恶将同时发生,君主与臣下争权夺势,王后女主丧失德行,使国事昏暗战争不断,中原大地闹饥荒,天下阴谋僣越。几个月亮同时出现,国家会因为动乱而灭亡。

  岁星叫做东方春木,对于人来说,是五常中的仁,五事中的貌。如果仁有所污、貌有所失,违逆了春的节令,损伤了木之气,则惩罚显现在岁星上。岁星早出晚出不同,根据它的位置确定国家的兴衰。它所停留的时间长,那个国家就德政仁厚,五谷丰昌,不可征伐。它所对的如果是冲的话,那年就会有灾祸。岁星安静不变合乎常度,是吉象。它的盈满减缩失去了常态,那个国家就有忧患,不能举兵兴事。又有一说认为是人君的象徵,色泽应该明亮,色泽光亮涧泽,政德和睦相同。还有一说认为如果它进退运行合乎常度,奸佞邪恶就止息不生;如果色泽运行变乱失常,人主将无福无禄。它又主掌福禄,主掌大司农,主掌齐、吴之地,主管天下诸侯君主的过失,主管每年的五谷收成。颜色正红而显出光芒,那个国家就昌盛;颜色黄红而且深暗,其田野繁盛丰收。

  荧惑是南方夏火的精华,礼仪和微察失度,违逆了夏令,损伤了火气,徵罚显现在灾惑星上。荧惑的法象是使运行失常,它出现就会有兵乱,它隐没兵乱就将消散。以它的位置确定国家的兴衰,有动乱有寇贼,有疾病有丧亡,有饥荒有战乱,它所停留的国家会遭受灾难。它若环绕排列,其形如钩似已,其光亮芒角动摇不定,色泽变化,忽前忽后,忽左忽右,它所造成的灾难更严重。位居南方则男人丧亡,位居北方则女子丧亡。它的周旋运转停止了,就是死人的徵兆,贼寇祸乱其野,土地沦丧。它偏离了轨道而且运行疾速,军队聚集在它的下方,顺之就会取胜。又说,荧惑星主掌大鸿胪,主掌死丧,主掌司空。又主管天下群臣的过失,主管骄奢亡乱妖孽之事,主管年景的好与坏。又说,荧惑静止不动,部队不打仗,会诛杀将领。它出现后色泽赤红而且强烈,逆行形成钩子形,其光之芒角像刀锋,人君不要出宫,其下有伏兵;芒角大则人多且气势强盛。又主掌治理,对外则治理军队,对内则治理政务,是为天子之理。所以说,虽然有圣明的天子,也必须审视荧惑星的位置。如果它的出现侵犯了太微星、轩辕星、营室星、房星和心星,是它主掌对应的对象所忌讳的。

  镇星叫做中央季夏土,是诚信、思维的象徵。仁义礼智,以诚信为主,貌言视听,以心为正,所以四星若全部失却常态,镇星就会因此而动。动荡而且早出,诸侯君王就不安宁。晚出,军队出战无法返回。它所止居的宿位,国家吉祥,获得土地女子,有福瑞,不可征伐;镇星离开,丧失土地,或者有女忧。止留在宿位的时间长,国家就福泽就厚重;改变了宿位福泽就浅薄。偏离了它的位置向上了二三个宿位叫做盈,所主对象难以成就,否则就会发大水。偏离位次而向下叫缩,君主有灾祸,其年不安,否则就会开崩或者地震。一说,镇星为黄帝之德,是女主的象徵,主掌恩德深厚与安危存亡的迹象徵兆,主管天下女主的过失。又说,是天子之星。天子失去诚信,则镇星激烈动荡。

  太白星叫做西方秋金,是道义和言语的象徵。道义污缺言语失理,违逆秋令,损伤了金气,其惩罚显现于太白星。太白星的进退能占验出兵乱,高低快慢、静躁隐现,动用军队都是仿照太白星的状况,就吉祥平安。它出现在西方,打乱常行,夷狄就会失败;它出现在东方,打乱常行,中原就会失败。没有竭尽它的周期时日,行过高天之时,会危及它所应对的国家。如果行经整个天空,天下会出现变革,百姓更换君主,这就叫做变乱常纲,百姓流亡。太白星白昼出现,与太阳争明,强国变弱,小国变强,女主帝后强悍放纵。又说,太白星主掌大臣,其号称上公,相当于大司马之位,谨占候如此。

  辰星对应北方、冬、水,代表智慧和听政。智慧欠缺、听政失当,违逆冬令,损伤水气,惩罚显现在辰星上。辰星出现,则主掌刑罚,主掌廷尉,主掌燕地、赵地,又掌管燕、赵、代以北的地方,是宰相之象。也象徵诛杀征伐之气,战斗之象,没有战事就会发生刑罚之事。调和阴阳,京郊而不效,其时会不和。它的出现不合时宜,寒暑混淆节气,国家就会闹大饥荒。它应当出现而不出现,这就叫击卒,主天下兵革大起。它若在房星、心星之间,就会发生地震。又说,辰星出入躁进快慢,常常主掌夷狄。又说,是蛮夷之星,也对应刑罚之法的得失。它的颜色发黄,体积变小,就会发生严重地震。它的光亮与月亮相近时,所应对的国家会发大水。

  五星是有颜色的,大小也不相同,各自依照自己的运行轨迹并顺应着时间和节气。颜色的改变是有规律的,凡青色可比于参宿左肩,赤可比于心大星,黄可比于参宿右肩,折可比于狼星,黑可比于奎大星。不失其本色而顺应其四时,则吉祥;其颜色与其行相违,则凶祸。

  五星所出入、所运行、所当值的辰位,所对应之国得位。得位者,岁星主德,荧惑星主礼,土星主福,太白星主兵强,辰星主阴阳调和。所运行所当值的辰位,顺应其颜色而且有芒角的能取胜,其颜色相违的则失败。居于所当居,则有德;居于所不当居,则无德。颜色胜过了它的居位,运行又胜过了它的颜色,运行得以胜过其它的一切。营室是天上的清庙,是岁星的庙。心星是天上的明堂,是荧惑星的庙。南斗是天上的文太室,是土星的庙。亢星是天上的疏庙,是太白的庙。七是是天上的员宫,是辰星的庙。五星运行到自己的庙位时,谨候其命。

  五星早出晚出或失其位次,其精华降到地面为人。岁星降而为贵族大臣;荧惑星降而为儿童,每天唱歌嬉耍;土星降而为老人妇女;太白星降而为壮夫,身处山林之中;辰星降而为妇人。吉凶的应对,各随其徵兆而昭示。

  凡五星,木星与土星会合,将有内乱,会发生饥荒;与水星会合,就会改变政策、变更行事;与火星会合,会产生饥荒,形成旱灾;与金星会合,会有帝室之更丧,内部产生斗争,国内有战乱,野有败军,发生水灾。太白星在南方,岁星在北方,称为牝牡,这年五谷丰收。太白星在北方,岁星在南方,年景时好时坏。火星与金星会合,其年为烁,主丧不可以举兵兴事。追随太白,会造成军队覆灭;离开太白,军队将退却。出现于太白之阴,将为分宅;出现于期阳,将有副将出战。与土星会合,产生忧祸,主掌有忤逆不顺的公卿。与水会合,将有失败的军队,举后用事就会惨败。一说,火星与水星会合为焠,不能举兵用事。土星与水星会合将会产生壅障不通的现象,不能举兵用事,会有全军覆灭的结果。一说,表明会有谋变更替之事,一定会产生旱灾。与金星会合,会产生疾病,造成国之丧事,内有军队叛乱,国家丧失土地。与木星会合,国内大饥。水星与金星会合,表示有阴谋变乱之事,有战争之灾。其入太白星之中而自上方出来,表示军队战败,将领被杀,客军胜利;从其下文而出,客军丧失土地。要看旗星的指向,来占卜何方为破军。水星环绕太白星,若与太白星相斗,将有大战,客军胜利。凡是木星、火星、土星、金星、与水星相斗,都会发生战争。军队没有出国作战,全在国内造成内乱。凡几个星在同一舍内为全,相凌迫为门。二星相接近,其灾祸大;离开较远,没有伤害,相距在七寸之内一定会有应验。

  凡是月亮蚀五星,其分野之国都会衰亡。月食岁星是因为饥荒,蚀火星是因为战乱,蚀土星是因为大开杀戒,蚀太白是因为强国战败,蚀辰星则因女人之乱。

  凡五星入合月亮,若是岁星,则所应对的国家将有被斥逐的宰相;若是太折星,将有杀戮。

  凡五星所聚之处,其所对应的国家将主宰天下,天下之人都会遵从。岁星表示以道义而遵从,火星表示以礼仪而遵从,土星表示以厚重而遵从,太白表示以兵力而遵从,辰星表示以刑法而遵从,各自以其所主之事而招致天下。如果三星会合,这就会有兵丧而中断星之正常运行,这个国家的内外都会有战争和动乱,百姓饥寒困乏,将改立侯王。若是四星会合,这就叫太阳,战争和丧亡将会在这个国家同时发生,当政的君子忧虑,而下民流亡。若是五星会合,这就叫易行,有德之人承受祥庆,改立为王的人,能据有天下四方,其子孙繁盛昌茂;无德之人将遭受灾祸,离开自己的国家,宗庙被毁坏,百姓离去,灾难遍及四方。五颗星都很硕大,其事就大;都比较小,其事也小。

  凡五星的颜色,都成圆圈状,白色主丧,是旱灾的徵兆;呈赤色内有不平,主战乱;青色主忧患,是水灾的徵兆;黑色主疾病瘟疫,是大批死亡的徵兆;黄色主吉祥。都出现芒角,红色,则有敌军侵犯本国城池;黄色,有土地之争;白色,会出现哭泣之声;青色,将有战火之灾;黑色,有火灾。五星呈现同一颜色,则天下偃兵自武。百姓安宁。载歌载舞。见不到灾难疾病,五谷丰盛。

  此五星中,岁星,政教缓和则不行,疾历则过分,违逆则占。荧惑星,缓和则不出,疾历则超过其居舍,违逆则占。太白星,缓和则不出,疾历则不入,违逆则占。蜃生,缓和则不出,疾历则不入,非其时则占。五星不失基常行,则当年五谷丰收。

  从中分天为两部,若五星聚于东方,则对中原有利;若聚于西方,则外国用兵者有利。若辰星不出现,则太折为客;辰星出现,则太白为主。辰星出现而不跟丛着太折,以及各从一方出现,就是格,国土中虽有军队,不会发生战争。

  凡五星之出现或隐没、留止或运行、违逆或顺从、迟缓或疾速应全历法时度的,就符合它的规律,政教全于常规;违反历法时度而迷失常道或缩时,就是乱行。乱行就成了天矢星、彗孛星,而国家衰亡、政令更革的变故,以及战乱饥荒、丧乱等灾祸。

  ○晋书杂星气翻译

  按照河图纬书的旧说,到汉末刘表任荆州牧时,命武陵太守刘睿号集关于天文的众多占卜成书,定名为《荆州占》。那些杂星的本身,有瑞星,有妖星,有客星,有流星,有瑞气,有妖气,有的是日月旁边的云气,都简要举出它们的名称形状,列举出它们占卜应验的情况,依次排列于此。

  ○瑞星

  第一是景星,像半个月亮,在农历月初和月末出现,协助月亮放射光芒。有的说,此星硕大而中间空。有的说,有三颗星,在南方这云气兴与东方之云气相连,黄星在南方的云气之中,也叫做德星。

  第二是周伯星,呈黄色,闪闪发光,在哪个国家出现哪个国家就会非常昌盛。

  第三叫含誉,光芒似彗星,有喜事则含誉星放射光芒。

  第四是格泽,像炎炎的火焰,下面圆浑上面尖锐,颜色呈黄白色,从地上升起。它一出现则不用耕种而有收获,有治水筑城等工程,有尊贵的客人。

  ○妖星

  一种叫彗星,就是所说的扫帚星。基本体像星星,其末尾像扫帚,小的数寸长,长的有贯穿整个天空。它一出现就会兴起战火,发大水。它主掌扫除,即除旧迎新。它有五种颜色,各自依照五行之精华所对应。史臣认为,彗星星体没有光泽,依靠太阳而产生光泽,所以晚上出现则光芒指向东方,早晨出现则光芒指向西方。在太阳的南方北方,都随着太阳的光芒而有所指向。其光芒顿挫转折,有时长有时短,光芒所及之处就会产生灾祸。

  第二是孛星,属于彗星一类。光芒偏向一方就叫彗,芒气四散发身就叫孛。孛,就是说光芒四射孛孛然不同寻常,是产生凶恶之气的徵验。国内无大乱,则国外有严重的战争,天下联合谋划,月末暗隐蔽而不明,会有所伤害。晏子说:“君主若不改过,孛星就会出现,彗星有什么可怕的呢!”据此而言,孛星灾害比彗星严重。

  第三叫天棓,又叫觉星。本体与星相类,末端尖锐,四丈长。有时在东方方或西方出现,标志奋争之事。

  第四种是天枪。它出现后不超过三个月,必定会有破灭的国家和乱国之君,因其罪恶伏地而死。灾祸没有完结,还会有旱灾、饥荒、寇暴和瘟疫。

  第五叫天欃。石氏说,其支形状像牛。甘氏认为,本体与星相类似,末端尖锐。巫咸说,似彗星出现在西方,有二三丈长,主就捕捉之制。

  第六是蚩尤旗,类似彗星而后部弯曲,象旗子。有人说,赤色之云独立显现。有人说,它的颜色是下黄下白。有人说,像一棵直立的莞草而比较长,取名叫蚩尤之旗。有人说,像一个畚箕,有二丈长,末端有星星。主应对伐邪恶叛逆的人,主应有惑乱,在它所出现的方位的下面会有战乱,大兴兵革;不然的话,也会有丧亡。

  第七叫天冲,它出现时开奖似人,穿着青黑色的衣服,光着头,一动不动。它一出现则臣下图谋君主,武装的士兵奋起,天子丧亡。

  第八叫国皇,硕大而呈红色,与南极老人星相类似。有人说,离开地一、二丈、像火炬,主应国内发生贼寇动乱。有人说,它的宿位所对应的下方有战事,兵力很强。有人说,国外国内都有兵乱。

  第九叫昭明,形象如太白星,光有芒角,不行。有人说,它硕大而色白,没有芒角,忽上忽下。有人说,赤色的彗星分为昭明星,照明星的光暗淡月末灭,被认为是霸业兴起、德政兴起的徵兆,所对应的国家与兵多变。有人说,在上位的人不吉利,将发生严重的战乱。

  第十叫司危,状如太折星,有眼。有人说,出于正西方,是西方之野星,离地大约六丈,硕大而色白。有人说,硕大而有毛,有两个角。有的说,类似太白星,经常闪动,细看它颜色发红,是违逆争斗的徵兆,主应抗击强兵。显现则主群失去。豪杰纷起,天子会因为不义而失国,有声望的臣下行使君主之德政。

  第十一叫天谗,彗尾出现于西北方,其状如剑,长四、五丈。有人说,形状像钩,有四丈长。有的说,其形状又小女白,经常闪动,主应杀戮诛罚。出现则所应对的国家内部发生动乱,在下位的臣子想到谗谤,产生饥荒兵乱,千里赤地,到处是枯骨。

  第十二叫五残,双叫五锋,出于正东方,是东方之星。开奖类似长星,离地大约六、七丈。有人说,苍色的彗星散开成为五残星,状如辰星,有芒角。有的说,星的表面有一层气好像晕环,有毛。有的说,大而色赤,经常闪动,细看它呈青色。主应乘逆丧亡;分为五,是毁败的徵兆,也象徵备充紧急战事。显现出则主应诛杀,政权旁落于伯,四野形成动乱,有紧急兵事,有丧乱,不利于对应分野

  第十三叫六贼,出现于正南方 ,是南方之星。离地大约六丈,大而色赤,闪动而有光辉。有的说,其形如彗。五残星、六贼星出现。灾祸合降于天下,逆兵侵犯关口要塞;所对应的地方有兵灾,对卫宿位所应之地不利。

  第十四叫狱汉星,又叫咸汉,出现于正北,是北方 分野之星,离地大约六丈,大而色赤,经常闪动,仔细地观察,中间是青色的。有人说,它表面呈赤色,下面有三颗彗星纵横。它象徵着放逐君主、刺杀君主。出现则阴邪之精横行,它所对应的地区战事兴起。又象徵动乱,它闪动则诸侯惊恐。

  第十五叫旬始,出现在北斗星旁,形状象雄鸡。发怒时,呈青黑色,像一只匍匐而卧的鳖。有人说,发怒时,是雌性,象徵军事争斗。又说,黄彗星分为旬始星,已成为立主的标志,象徵祸乱,象徵招致横逆。出现则臣下谋反,战事兴作,诸侯肆虐,为期十年,圣人起兵讨伐,众多猾佞之人横行恣纵。有人说,旬始星出现则诸侯势力强盛。

  第十六叫天锋星,彗尾像矛锋。天下有战乱时,则天锋星出现。

  第十七叫烛星,形状像太白星。它出现而不移动,出现后不久就消失了。有人说,主星上有三条彗尾出现,所出现的城邑则大乱,有强大的寇贼但于事无成,又用五色占卜。

  第十八叫蓬星,其大如能容二斗之器,白色,又叫王星。形状像夜间生之光,多至四五个,少则一二个。又说,蓬星在西南方,长数丈,不出三年,应付有乱臣被告杀戮而死。又说,所出现的地方有大水或干旱,五谷不收,人吃人。

  第十九叫长庚,像一匹布附着在天上。它一出现则战乱纷起。

  第二十叫四填星,此星出现于四角,离地高丈多远,有人说大约是四丈。有人说,此星大而色赤,离地两丈,常常在夜半时分出现,一出现,十月之后兵乱即起,都在它所对应的地区兴起战乱。

  第二十一叫地维藏光,出现于四角。有人说,它大而色赤,离地二三丈,像是月亮开始升起。它一出现则下方有战乱,作乱之人死亡,有德之人兴盛发达。

  《河图》中说:

  岁星的精华,流散为天棓、天枪、天猾、天冲、国皇、反登、苍彗众星。

  荧惑星流散为昭旦、蚩尤之旗、昭明、司危、天欃、赤彗。

  土星散为五残、狱汉、大贲、昭星、绌流、旬始、蚩尤、虹蜺、击咎、黄彗众星。

  太白星散为天杵、天柎、伏灵、大败、司奸、天狗、天残、卒起、白彗。

  辰星散为枉矢、破女、拂枢、灭宝、绕綎、惊理、大奋祀、黑彗。

  五色之彗,各有长短,曲曲折折顺应天象。

  汉代京房氏著《风角书》中有《集星章》,文中所记载的妖星都出现在月亮旁边,彼此间有五色的方云,在五寅日出现,各由五星所生。

  天枪、天根、天荆、真若、天榬,天楼、天垣,都是岁星所生的。在甲寅日出现,这些星都有两块青色的方云在旁边。

  天阴、晋若、官张、天惑、天崔、赤若、蚩尤,都是荧惑之所生的。在丙寅日出现,其旁边有两块赤色的方云。

  天上、天伐、从星、天枢、天翟、天沸、荆彗,都是填星所生的。出现在戊寅日,有两块黄色的方云在它两边。

  若星、帚星、若彗、竹彗、墙星、榬星、白雚,都是太白之所生的。出现在庚寅日,有两块白方的方云在旁边。

  天美、天欃、天杜、天麻、天林、天蒿、端下,都是辰星之所生的。出现在壬寅日,有两块黑色方它旁边。

  此前所述三十五颗星,即由五行气所生,都是出现在月亮左右的方气之中,各自以其所生之星将要出现、尚未出现之时的数日之前可看到。在其未出之前出现,一出现就会有水旱灾害,有战事死亡,有饥荒动乱;所对应的国家灭亡,失掉土地,君王横死,军队失败,将领被杀。

  ○客星

  张衡说:“老子四星及周伯、王蓬絮、芮各一,错乎五纬之间。其见无期。其行无度”。《荆州占》中说:“老子星呈淳白色,但是所出现的国度,会有饥荒有凶灾,有善有恶,有喜有怒。周伯星色黄而明亮,它所历经的国度会很昌盛。蓬絮星颜色青黑且荧荧然微弱,所至之国度风雨失时,天旱物焦,万物不生,五谷不登,有严重的蝗灾。”又说:“东南方有三颗星出现,其名叫盗星,出现则天下有强悍的强盗。西南方有三颗大星出现,名叫种陵,出现则天下大事谷价增长十倍。西北方有三颗大星出现,其色白,名叫天狗,出现则人吃人,天下大凶。东北方有三颗大星出现,名叫白帛,出现则有严重的死亡这事。”

  ○流星

  流星,是天使。从上面降下来的叫流,从下面升上去的叫飞。大的叫奔,奔也是流量。星体大的使命就大,星体小的使命就小,发出的隆隆声响的,是发怒的徵象。行进得快的,是期限短促,行进得缓慢的,是期限迟缓。体大而无光泽的,主宰民众之事;体小而有光泽的,主宰贵人之事;又大又有光泽的,这个人高贵而且势众。乍明乍灾的,象徵贼寇或成或败。前面大后面小的,像徵恐惧忧愁之事;前面小后面大的,是喜事,像蛇一样行进的,是奸佞之事;过往得很快的,过去就不返回了。形体长的,其所发之事长久;短的,事情发生得也短促。奔星所坠落的地方,有战事。无风无云,有流量出现,时间很长后消失,就会有大风,毁屋折树。有数百颗小流量在四面流行,是众生百姓迁移的象徵。

  流星的种类,有的声音像大火流串于地,又像野鸡鸣叫,是上天之保;所坠落的国家,有喜事。如果是小流星呈青赤色的,名叫地雁,它所坠落的地方会兴起兵乱。流星有光泽颜色青赤,二三丈长,其名叫天雁,是军旅中的精华;其所对应的国家如果有战事,将军应该遵从流星所住的方向。流星辉然有光泽,光呈白色,其长度至天者,是人主之星,主掌相,将军遵从流星之所住。

  飞星体大如缶像瓮,其后皎然泛白,前面低而后面高,这叫做顿顽,跟随其后的大多死亡。飞星若体大如缶像瓮一样,其后蛟然泛白,此星灭后,白光成曲环形介车轮一般,这叫做解衔,其下之国人为爵禄而相互斩杀。飞星若体大如缶像瓮一样,其后蛟然泛白,其长数丈,此星灭后,白光变化为云流散而下,叫做大滑,其落下的地方人死血流,尸骨堆积。

  枉矢,类似流星,呈苍黑色,像蛇一样逶迤而行,看上云像是有毛,望云长有数匹,附在天上,主反萌,主射愚。此星出现时则谋反之兵当射所诛管家人,也就是以乱讨伐乱。

  天狗,形状像大奔星,呈黄色,有声音,其所停留之地,像狗一样,坠落时,看上云像火光,明亮而冲天,其上部尖锐,下部浑圆,像几顷田地,有人说,此星有毛,旁边有短的彗尾,下方有狗的形状。有人说,此星一出,其形状赤白色而有光,下面即是天狗。一种说法是,流星有光泽,出现在人眼前,坠落无声,好像有脚一样,星名叫天狗。星呈白色,其中为黄色,其黄色像遗留的火光。像徵候望军队讨伐贼寇。星出现则四方相互射杀,千里之地政破敌军,斩杀敌将。有人说,五将相斗,人彼此相食,所经过的地方人死血流。那里的君主失掉国土,战事兴起,国家易主,需要戎守卫。  营头,有云如崩裂的山峰向下坠落,这就是所说的营头之星。所坠之地,它的下面会有败军,血流千里。又说是流星白日陨落就叫营头。

  ○云气

  祥瑞之气:第一种叫庆云。它像是烟而又不是烟,像是云又不是云,盛多而纷繁,内中萧疏而空散,外缘如圆形的车轮,这种为庆云,又叫做景云。这表示喜气,是太平的徵兆。第二咱是归邪。像星而非星,像云而非云。有人说,此星有两个赤色的彗尾向上扬起,有盖,下方与星相连。一出现,必定有归国之人。第三种叫昌光,赤色,像龙的形状;每逢圣人出现,君主继位,此星则出现

  妖佞之气:第一种叫虹蜺,是太阳旁边之气,北斗散乱之精。象徵着惑乱人心,内部淫乱,臣下图谋君位,天子被废黜,后妃专宠,妻子不专一。第二种叫牜羊云,状似狗,赤色,长尾,象徵乱国之君,象徵战乱死亡

  ○十军

  《周礼》记载,眡昆氏掌十军之法,以来观察妖佞祥瑞,辨别吉凶。第一叫昆,指阴阳五色之气,渐次深入,相互侵袭。有人说,属于日旁气抱珥和背璚之类,像虹而短的那种既是。第二种叫象,指云气成形,好像是赤色之鸟,夹日而飞之类即是。第一叫觿,是日旁之气,直刺太阳,形状如童子所佩带的觿。第四种叫监,指云气临罩在太阳之上。第种是暗,指日食与月食,有人说,是失去光泽。第六种是瞢,指月朦朦胧胧不甚光明。第七种叫弥,指白虹弥漫苍天并穿过太阳。第八种叫序,指气若高山而在太阳之上。有人说,日旁气冠珥与背璚,其次重重叠叠,在太阳之旁。第九种叫隮,指晕气。有人说,就是虹,即《诗经》中所说的“朝隮于西”。第十种叫想,指气呈五色并有形可象,青色象包饥,赤色象兵,白色象丧,黑色象忧,黄色象熟。有人说,想,就是思,赤色是人狩猎之形,可以思考而知道它的吉凶。

  凡游动天气遮蔽苍天,日月失色,都是是风雨的徵候,阴阴沉沉,日月都没有光辉,白天不见太阳,夜晚不见星星,有云障蔽着,是两敌相当,暗暗彼此图谋。太阳蒙蒙无光,,士兵在部队作乱。又说,几个太阳都同时出现,好像在争斗,天下有兵乱兴起,将发生大战。太阳相斗,下文就出现攻占城池之事。所谓日戴,其形呈直状,上方微微翘起,在太阳之上所以叫戴。戴,是德的意思,象徵国家有喜事。一种说法是,立在太阳之上叫戴。国家将有喜事。青赤之气量小而相交于太阳之下就是婴气,青赤之气量小而圆,一二围在太阳下方或左或右就是纽气。青赤之气像一个小的半贺月晕之状,在太阳之上就是负气,负气意味着得到土地而为喜。又说,青赤之气长而斜倚在太阳之旁就是戟。青赤之气圆而小,在太阳的左右就是珥气,呈黄色者有喜事。又说,有军事行动的话,太阳旁有一珥为喜。在太阳的西边,西军战胜。在太阳的东边,东军战胜。南方北方也是这样。没有军事行动而出现了珥气,象徵着拜任将领。又有在太阳旁边如半环形的,向日而环就是抱气。青赤之气像是月亮初生,背日而环就是背气。又说,背气呈青赤色而弯曲的,向外弯曲是叛乱之象,分开就是覆城之象,璚气象带子一样,在太阳四方。青赤之气长而立于日旁就是直气,太阳旁有一直气,敌人在一旁想要自立,顺向直气所打击对象胜利。太阳旁边有二直气三抱气,想要自立者不成事,顺向抱气打击者胜,斩杀将领。云气形成三角状,在太阳的四方就是提气,青赤之气横在太阳上下是格气。云气像半晕状,在太阳之下是承气。承,就是臣下秉承君主 。又说,太阳之下有三屋黄气像环抱一样,名字叫承福,预示人主有吉喜之事,而且将得到土地。青白色的云气像鞋子的形状,在太阳下方的就是履气。太阳旁边环抱着五层云气,若有战争,顺向抱气者胜利。太阳旁一包气一背气,是破走之气,抱,是顺气;背是逆气。两军相对,顺向抱气者攻击逆向者而胜,所以主是破走。太阳旁有抱气并且有两珥气,一条虹贯穿抱气直达日旁,顺虹而击者必胜,斩杀将领。太阳被两珥气环抱并有璚气出现,二条长虹贯穿抱气直达日旁,顺虹而攻者必胜。日旁抱气重叠,内中还有璚气,顺抱而击者必胜。又说,预示军中有想谋反的人。太阳被抱气重围,左右有二珥气,又有白虹贯穿抱气,顺抱而击者必胜,获取两将。有三条长虹,获取三将。日旁之抱气呈黄白之色且很润泽,里面赤红名呈青色,预示天子有喜事,有前来投降和亲的人;部队不用开战,敌军就投降了,战事结束。颜色青黄,将有喜事;赤红,将有战争;呈白色,将有丧事;呈黑色,将会死人。太阳被抱气重围且有两背气,顺抱而击者必胜,获得土地,像有疲惫之师。太阳被抱气重围,抱气内外有璚气,两珥气,顺抱而击者必胜,失败之军,军中不和,彼此没有诚信。太阳之旁有云气,圆而环绕四周,内呈赤色外呈青色,名叫晕。日晕,是军营的象徵,从四面环绕太阳,没有厚薄之别,敌军与自己力量均衡齐等。若没有军队在外,天子则失去了控制,百姓多生叛乱。日晕出现五种颜色,有喜事;没有五色的则有忧患。

  凡是占卜,当两军力量相当时,一定要谨慎地审视日月这晕气,明白它们从何而起,其停留之远近,应与不应,疾速迟缓,形体大小,厚薄,长短,抱将各为多少,有与无,虚与实,长久与短促,密集与疏散,润泽与干枯。彼此相应等的势均力敌。近者胜远者,疾速者胜迟缓者,大胜小,厚胜薄,长胜短,抱气胜背气,多胜少,有胜无,实胜虚,久胜短,密胜疏,泽胜枯。背气重叠,将会大败;抱气重叠为和亲,抱气越多,亲和的人就越多。背气预示着天下不和,分散背离而彼此相去,北气在内的离散于内,背气在外的离散于外。

  ○杂气

  天子之气,内呈赤色而外呈黄色,四方所出发现的地方会产生君王。如果天子想去巡游某地,那个地方也会预先出现这种气。有的像是城门隐隐约约笼在雾气中,永远带有一股森森然的杀气。有的像是车上的伞盖笼在雾气中,有的气像一个无手的青衣人,在太阳之西,有的像龙马,有的颜色混杂郁郁葱葱直冲苍天,这者是帝王之气。

  猛将之气,像是龙,又像是猛兽;有的像烟之状;有的像白色粉末沸涌;有的像是火光之状,夜晚能够照人;有的色白而赤色这气环绕,有的像山林的竹木,有的呈紫黑色像门上之楼;有的上面呈黑色下面呈赤色,形状像是黑色的旌旗;有的像是张开的弓弩;有的像是尘埃,头部尖而低,根部大而高。这都是猛将之气。此气出现之后渐渐堆积如云,变化为山的形状,将会产生深远的计谋。

  凡是军队取胜之气,就像是堤坝像是坂坡,其前后磨地。有的像火光;预示将领勇敢,士兵凶猛。有的像山堤,山上好像是林木;预示将士骁勇。有的像尘埃飞扬沸涌,呈黄白色;有的像人手持大斧砍向敌军;有的像蛇举首噬敌;有的气像翻船,有的云像牛;还有的云像争斗之鸡,赤色与白色相随,翻滚于气中;有的发出黄色之气,这都象徵着将士精悍勇猛。

  凡是气,若上黄下白,名叫善气;所临罩的军队,其敌人希望求和而退。

  大凡负气,如同马肝的颜色,或像死灰色;有的好像是偃伏的伞盖,有的像是偃伏的鱼;有的黑气像是倒塌的山峰坠落在军队之上,名叫营头之气;有的像一群群羊和猪,处于大气之中。这时衰气。有的像悬挂着的衣服,像人与人相随,有的乱纷纷如随风飘转的蓬草,有的像扬起的灰尘;有的云像卷起的席子,又像布匹杂乱盛多,都是失败的徵兆。其气像牛,像卧倒的人,像双蛇,飞鸟,如决口的堤坝,像倒塌的房屋,像受惊的鹿群彼此相逐,像两只鸡相对而视,这都是败军之气。

  凡是向投降之气,就像人十五成群,都叉着手,低着头;又说,像人叉着手面面相对。有的气像黑山,以黄色为边的,都是想要降伏的徵兆。

  大凡坚固的城池之上,有像星星一样的黑云,名叫军精。有的是白气如旌旗一般,有的是青云黄云临罩城上。都是大喜大庆的事情。有的气呈青色如牛头触人,有的城上之气如同烟火。如同双蛇,如春杵之形而向外,还有的云分为两个彗尾的形状,都预示着不可攻取。

  大凡将被屠城的气,有的呈赤色形如飞鸟,有的是赤色之气形如破败之车,还有的呈赤黑色、气似狸皮之斑点,有的城池之中云气聚集如楼,溢出现出现在城外;营房之上有聚云像是众多人头,呈赤色,这些城池营垒都可屠杀。其气像是雄雉临其城上,它的下面一定会有败降之人。

  大凡伏兵有黑气,浑浑沌沌又长又圆,赤色之气在其中:有的是白气飞扬沸涌,升起像楼的形状;有的像幢幡符节的形状,在乌云之中;有的如赤杵在乌云之中,有的像是黑人立于赤云之中。

  凡暴兵之气,色白,像瓜蔓一样连结在一起,像部队一样彼此相逐,瞬息之间疲惫而退出;有的白气像仙人一般,像仙人的衣服,千千万万连结在一起,部队彼此相逐,疲惫而又兴起,会有千里之外的军队前来。有的云气像人手持刀盾,云形似人,呈赤色,所临罩的城邑有军队来到。有的赤色之气像人手持节,像徵兵来而战事未息。云气像方虹一样。这都是有暴虐之兵的徵兆。

  大凡战争之气,青白色介膏脂;又像是人而无头;像是死人偃卧;像是红色的蛇,赤色之气又随之,一定会有大战,斩杀将领。四面远望而元云,只见赤气形似狗而流入营中,其临罩之下必会流血。

  凡连阴十数日,白天见不到太阳,夜晚见不到月亮,乱风从四面刮起,想要下雨而又没有雨,名叫蒙,臣下会有阴谋。雾气濛濛,像是白天又像是夜晚,呈青黄色,彼此更叠掩映,乍合乍散,也是这样。看到四方常有大块云朵并五色俱全的情况,其下有贤德之人隐居。青云润泽具遮蔽太阳,位于西北方,是推举贤良之人的像徵。云气又乱又密,将有大风来临,看它来的方向而躲避它。云非常光泽而且厚密,大暴雨会突然来临。四始这一天,有黑色云气如同兵阵,厚大而且密重,肯定雨水多。气像是雾又不是雾,衣冠不会被浸湿,一旦出现那个城邑就会迅速发生战事,黑色有的惊变,三天之内下雨就各自散开了。有云出现似蛟龙一般,所出现的地方将军失魂落魄。有云出现像鹄尾来荫蔽国土,三是之内必定灭亡。出现赤黄色的云堵塞四方,整日整夜照临大地,预示大臣纵横恣虐。云像气一样,暗昧而且浑浊,贤人离去,小人在位。

  凡是白虹,是各种灾祸的由来,众民祸乱的根基。雾,是众邪之气,是阴气来冒犯阳气。

  凡是白虹雾,预示着奸臣图谋君主,擅夺权位树立己威。白昼有雾夜晚明亮,臣下的心志会得以伸展。

  凡夜间有雾而白虹出现的,君主有忧难。长虹头尾至地,是死人流血的徵象。

  凡是雾气没有顺应车时,相互违逆交错,有微风小雨,是阴阳二气相乱之象。连续好几天不散去,昼夜昏暗,是天下将要分离的徵象。

  凡是天地四方昏暗朦朦像是下尖土一样,达十天五天以上,或者一个月,或者一个季度,雨水并不沾衣而有尖土,名叫霾。所以说,天地有阴霾,君臣相乖逆。

  凡是海旁蜃气呈现楼台的形状,广野之气呈现宫阙状,北夷之气有如牛羊群畜穹庐之状,南夷之气类似舟船幡旗之状。从华山以南,气色下黑上赤;嵩高、三河之郊,气呈正赤色;恒山之北,气呈青色;勃、碣、海、岱之间,气都是黑色;江淮之间,气都是白色;东海之气像是圆形的竹笠;附于汉水,黄河,其气如张开的布匹;长江、汉水之气劲如户杼,济水之气如黑犭屯,渭水之气如白狼的尾巴,淮南之气如白羊,少室之气如白兔而青尾,恒山之气如黑牛而青尾。东夷之气如树,西夷之气如室屋,南夷之气如城门之台,有的类似舟船。

  阵云像是直立的干部墙垣。杼轴云类似轴,椭圆形,两头尖。杓云如绳,在前面横亘全天,它的一半也有半天宽;这时由于它的屈虹像缺损的旗子的缘故。钩云像钩子般弯曲。这些云出现的时候,要用五色一起占卜。而云色亮泽,椭圆或密集在一起,它一出现就能耸动人心,则必有战争兴起,全门于所对应之地。云气像三匹帛布,前面宽广,后面尖锐,是大部队行动的云象。

  韩地之云像布,赵地之云像牛,楚地之云像日,宋地之云像车,鲁地之云像马,卫地之云像狗,周地之云像车轮,秦地之云像行人,魏地之云像鼠,郑地之云像绛色之衣,越地之云像是龙,蜀地之云像是囷仓。

  车驾的云气忽高忽低,往往聚在一起。骑队之气低而广。士卒之气专搏扭曲。前低后高的云气飞行疾速。前面方而高、后面锐而低的云气倒退着飞行。那些平直的云气行速舒缓,前高而后低的云气,不会停留而向后后退返。校骑之气,呈正苍黑色,长数百丈。游兵之气好像彗星扫过,一说长数百丈,没有根基。喜气上呈黄色,下呈赤色,怒气上下全呈赤色,忧气上下全呈黑色。土功之气呈黄白色。象徵徒众之气是白色的。

  凡是占候云气之法,气开始出现时,像是云而不是云,像是雾而不是雾,仿佛像是能看见。开始出现时阴森森,在桑榆树间二千里。敌军在东方,日出之时进行占候;在南方,太阳中之时进行占候;在西方,日落之时进行占候;在北方,夜半之时进行占候。军上之气,高者胜低者,厚者胜薄者,实者胜虚者,长者胜短者,亮泽者胜枯涸者。云气出现以知大,占卜其内有大风雨,长久阴天,则构不成灾。

  ◎晋书史传事验翻译

  ○天变

  惠帝元康二年二月,天西天空大裂。案刘向说:“天裂是阳气不足,地动是阴气有余。”这时人主昏庸不明,后妃专权。

  太安二年八月庚午,天中断裂为二,有像雷一样的声音响三次。这时群道亏损而臣下僣越专权的徵象。这时,长沙王随奉君主出生阻击成都和河间两位谋反之王,后来,成都、河间、东海等王又接连专权擅命,正是天变的应验。

  穆帝升平五年八月已卯之夜,天空从中裂开,宽三四丈,发出如雷的声响,野鸡都鸣叫起来。这以后哀帝病重,海西失德,皇太后临朝听政,太宗总理万机,桓温专权,威震内外,阴气强盛,阳气衰微。

  元帝太兴二年八月戊戌,东南天空发出鸣声,其声像风水相激。京房氏《易妖占》上说:“天上发出声响,人主定有忧患。”三年十月壬辰,天上又出现鸣声,到甲午日停止。这以后王敦攻入石头,王师大败。元帝屈辱地受制于强悍之臣,不久就去世了,深辱大耻未得雪洗。

  安帝隆安五年闰月癸丑,东南天空了出声音。六年九月戊子,东南天空又有声鸣。这以后桓玄篡位,安帝流亡在外,没有比这更大的忧难了。每当鸣声发生在东南方时,一般预示着长江之外中兴,天随之而发出鸣声。

  义熙元年八月,天鸣声,在东南方,京房氏《易传》说:“万民劳累,妖兴天鸣。”这时安帝虽然反归帝位,但年年有兵革战乱,百姓庶众万分劳累。

  ○日蚀

  魏文帝黄初二年六月戊辰这天是月末,有日食发生。办事人员奏请免太尉,皇帝下诏书说:“灾异兴起,是用来谴责居于元首之位的人,而把过失归罪于畏助之臣下,难道符合禹、汤归罪于己的道理吗?还是令百官各自谨慎地恪其职守吧。以后再发生天地之凶兆,不要再弹劾三公。”三年正月丙寅是日初一,有日食。十一月月末庚申,又有日食。五年十一月月末戊申,发生日食。明帝太和初年,太史令许芝上奏说,大概会有日食,应和太尉一起在灵台祝福。明帝说“人君执政有不德之外,则上天会用灾难来让他惊醒,以此来谴责警告他,让他自我修养。所以日月有薄食现象发生,说明治国之道有不得当之处。我即位以来,既不能光大显明先帝的圣德,旅行教化又不符合皇神之帝,所以上天用这些来感悟我。我应该整敕政行、自修其身,用此来上报于神明。上天对于人,就像是父对于子,没有父亲想要责求他的孩子,却可以用奉献丰盛肴馔来求得恕免的。现在民间想让上公和太史令一起云行禳除之祭,于道义上没有听说过。各位公卿士大夫,一定要各自勤勉地修敕自己的职守。凡是有可以补正我所未及的意见,都要封奏给我。”太和五年十一月戊戌日是月末,发生日食。六年正月戊辰日初一,发生了日食。见于吴历。

  青龙元年闰月庚寅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

  少帝正始元年七月戊申是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三年四月戊戌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四年五月丁丑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五年四月丙辰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六年四月壬子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十月戊申日初一,又发生日食。八年二月庚午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这时曹爽专政,丁谧、邓飏等转改法度。恰逢有日食这一变异,少帝向群臣问得失。蒋济上疏说:“从前大舜佐治国,禁戒结党营私之事。周公辅政,警惕那些朋党之人。齐侯问询灾难之事,晏子回答说要广布恩惠;鲁君咨询变异之情,臧孙回答说要缓解堵塞引发变异的源头。顺应天意,这都有助于人事。”将济的比喻非常深切,但君臣毫不醒悟,最终至于败亡。九年正月乙未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

  嘉平元年二月二月已示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

  高贵乡公甘露四年七月戊子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五年正月乙酉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京房易占卜说:“乙酉发生日食,预示君弱臣强。司马领兵征战,反征征伐了自己的君王。”五月,就发生了成济变乱。

  元帝景元二年五月丁未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三年十一月已亥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

  武帝泰始二年七月丙午月末,发生日食。十月丙午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七年十月丁丑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八年十月辛未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九年四月戊辰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又,七月丁酉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十年正月乙未,三月癸亥,都发生了日食。

  咸宁元年七月甲申月末,发生日食。三年正月丙子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四年正月庚午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

  太康四年三月辛丑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七年正月甲寅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八年正月戊申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九年正月壬申日初一,六月庚子日初一,都发生日食。永熙元年四月庚申,武帝去世。

  惠帝元庚九年十一月甲子日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十二月,废除皇太子为庶人,不久又杀死了他。

  永康元年正月已卯,四月辛卯日初一,都有发生日食。

  永宁元年闰月丙戌日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

  光熙元年正月戊子日日初一,七月乙酉日日初一,都发生日食。十一月,惠帝崩。十二月壬午日初一,又发生日食。

  怀帝永嘉元年十一月戊申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二年正月丙子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六年二月壬子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

  愍帝建兴四年六月丁巳日初一,十二月甲申日初一,都发生日食。五年五月丙子,十一月丙子,都发生日食。当时愍帝正在平阳受难。

  元帝太兴元年四月丁丑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

  明帝太宁三年十一月癸已日初一,发生日食,在卯时至斗宿之位。斗宿,是吴的分界。这以后苏峻犯上作乱。

  成帝咸和二年五月甲申日初一,发生日食,在井宿之位。井宿,主应酒食,是女主的徵象。第二年,皇太后因忧虑而亡。六年三月壬戌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这时成帝已经年长,每次临幸司徒的府第,出入时还见王导夫人曹氏执子弟之礼。以人君的身份而恭敬臣下的妻子,有是有亏于君德的徵象。此时成帝已行冠礼为成人,应当亲掌一切事务,而将政事委于大臣,就表明了为群之道有亏缺之处

  咸康元年十月乙未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七年二月甲子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三月,杜皇后去世。八年正月乙未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京都降大雨,郡国以内都听说。这就叫三朝,即年初的月末日,为王之人都很厌恶这种情况。六月成帝就去世了。

  穆帝永和二年四月己酉日,七年正月丁酉日,八年正月辛卯日,都发生日食。十二年十月癸巳日初一,发生日食,在尾宿之位。尾,是燕地的分界,北狄的徵象。当时边境之地姚襄、苻生互相吞噬,朝廷忧虑劳顿,连年征伐不止。

  升平四年八月辛丑日初一,发生日食,几乎在角宿里。凡有日食,浅的祸就小,深的祸就大。角宿为天门,人主都很厌恶它。第二年穆帝就去世了。

  哀帝隆和元年三月甲寅日初一,十二月戊午日初一,都发生日食。第二年哀帝就生病了,不能处理日常政务。

  海西公太和三年三月丁巳日初一,五年七月癸酉日初一,都发生日食。都是海西被废掉的徵兆。

  孝武帝宁康三年十月癸酉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

  太元四年闰月己酉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这时苻坚攻破了襄阳城,抓住了朱序。六年六月庚子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九年十月辛亥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十七年五月丁卯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二十年三月庚辰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第二年孝武帝去世。

  安帝隆安四年六月庚辰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这时元显执政。

  元兴二年四月癸巳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这年冬天桓玄图谋篡位。

  义熙三年七月戊戌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十年九月丁巳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十一年七月辛亥月末,发生日食。十三年正月甲戌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第二年,安帝去世。

  恭帝元熙元年十一月丁亥日初一,发生日食。自义熙元年到此时,日食都是从上面开始,都是更革天命的象徵。

  《周礼》只眡祲氏掌十种占望日光云气的方法,来观察妖祥之徵,辩明吉凶之兆,分别有祲、象、镌、监、闇、瞢、弥、序、隮、想共十种。后代名称变化,述说的人都不相同。现在将其明显的应验事记录在后。

  吴孙权赤乌十一年二月,有白虹贯穿太阳。孙权发诏以表戒惧。

  武帝泰始五年七月甲寅,出现了两重太阳的光晕,白虹贯而过。

  太康元年正月已丑日初一,有五色云气罩在太阳之上,自卯时至酉时。占卜说:“为君之道失云明德,丑时为斗宿牛宿,主主地吴越地。”这时孙皓荒淫暴虐,四月就投降了。

  惠帝元康元年十一月甲申日,太阳四周出现光晕,有两重,呈青赤色有光泽。九年正月,太阳之中出现了好像飞燕一样的东西,好几天都没有消失。王隐认为愍怀被废而死的徵兆。

  永康元年正月癸亥日初一,日晕,有三重。十月乙未,太阳暗淡无光,黄雾充塞四面。占卜说:“不到三年,下面将有攻陷城邑的大战。”十二月庚戌日,太阳之中有黑气。京房氏《易传》说:“祭天而不顺就叫做逆,这种厥异就是太阳中有黑气。”

  永宁元年九月甲申,月中有黑子。京房易占:“黑者阴也,臣不掩君恶,令下见,百姓恶君,则有此变。”又说:“臣有蔽主明者。”

  太安元年十一月,太阳中有黑气。

  永兴元年十一月,太阳中有黑气分日。

  光熙元年五月壬辰、癸巳,日光四散,赤如血流,照地都是赤。甲午又如之。占卜说:“君道失明。”

  怀帝永嘉元年十一月乙亥,黄黑气掩日,所照之外都是黄色。案《河图》占上说:“这是日薄”。它的说法是:凡是日食都发生在月末或者是月初,不在这两天的就是日薄。虽然不是日月同宿,但当时阴气太盛,掩蔽了日光”占卜认为类似日食。二年正月戊申日,有白虹贯日,二月癸卯,白虹贯日,出现青黄的光晕,有五重。占卜说:“白虹贯日,预示着贴近之世犯上作乱,不然的话就是诸侯中有谋反的人。日晕五重,统治国家的人将感受到它的徵兆,天下有战乱,他的国土将被攻破沦丧。”第二年,司马越放肆地轻蔑君主。五年,刘聪破破京都,怀帝跑到贼寇的所在地。五年三月庚申日,日光散乱,像是鲜血下流,所照射的地方都呈赤色。太阳之中有一个像是飞燕的东西。

  愍帝建兴二年正月辛未辰时,太阳陨落于地。又有三个太阳相继而行,从西方出来向东运行。五年正月庚子,三个太阳并排而照,虹蜺弥漫整个天空。太阳四周有两屋光晕,左右有两个珥气。占卜说:“白虹,是兵战之气。有三四五六个太阳同时出现并相互而争,天下将兴起战争,嗣立的君主也和太阳的数目一样多。”又说:“三日并出,不过三十天,诸侯争着为帝。太阳四周有重叠的光晕,天下将确立王。有光晕而且珥气,天下将确立侯位。”所以陈卓说:“当有大庆,天下大概三分了!”三月江东就改元为建武、刘聪、李雄也跨越了曹、刘的疆宇,于是战事连年不断。

  元帝太兴元年十一月乙卯日,太阳在夜间出现,有三丈高,其中有赤青色的珥气。四年二月癸亥日,太阳相斗。三月癸未,太阳中有黑子,辛亥日,元帝亲自审录讯囚徒。

  永昌元年十月辛卯,太阳中有黑子。当时元帝宠幸刘隗,刘隗擅权专政,作威作福,有伤君道,王敦因此举兵发难,直逼京都,灾祸殃及忠贤之人。

  明帝太宁元年正月乙卯日初一,日晕无光。癸巳日,黄雾充塞四方。占卜说:“君道失明,阴阳昏,臣有阴谋。”京房说:“专刑之权下移,就叫做分割权威,蒙微尘而太阳不明亮。”此事之前,王敦迫害尚书令刁协、仆射周顗、骠骑将军戴若思等人,是专刑的应验。王敦犯了凌上欺主之罪,最终伏法被杀。十一月丙子日,白虹贯日。史官没有见到,桂阳太守华包说他看到了。

  成帝咸和九年七月,白虹贯日。

  咸康元年七月,白虹贯日。二年七月,白虹贯日。由于皇后族人而显贵,这也是女人擅掌国家权力的表现,所以连年白虹贯日。八年正月壬申日,太阳中有黑子,至丙子才消失。夏天,成帝去世。

  穆帝永和八年,张重华在凉州,太阳暴烈,赤红如火,中间有一只三足的乌鸦,形象分明,五日后才消失。十年十月庚辰日,太阳之中有黑子,大小像鸡蛋一样。十一年三月戊申,太阳中有黑子,大得像桃子,一共两枚。当时天子年岁尚幼,长时间不能亲理国政。

  升平三年十月丙午,太阳中有黑子,大得像鸡蛋。不久穆帝就去世了。

  海西公太和三年九月戊辰夜里,二条彩虹出现在东方。四年四月戊辰,日晕,很厚密,白虹贯太阳中。十月乙未,太阳中有黑子。五年二月辛酉,太阳中有黑子,大如李。六年三月辛未,白虹贯日,日晕,五重。十一月,桓温废掉帝,即简文咸安元年。

  简文咸安二年十一月丁丑,太阳中有黑子。

  孝武宁康元年十一月己酉,太阳中有黑子,大如李。二年三月庚寅,太阳中有黑子二枚,大如鸭蛋。十一月己巳。太阳中有黑子,大如鸡蛋。当时皇帝已长大,但康献皇后仍以堂嫂的身份临朝听政,实在是有伤君道,所以太阳中有瑕点。

  太元十三年二月庚子,太阳中有两个黑子,大如李。十四年六月辛卯,太阳中又有黑子,大如李。二十年十一月辛卯,太阳中又有黑子。这时会稽王以孝武帝同胞弟弟的身份干涉朝政。

  安帝隆安元年十二月壬辰日,日晕,有背璚。这之后安帝就不能亲自料理种种政务,会稽王世子元显专行独揽大权。四年十一月辛亥,太阳中有黑子。

  元兴元年二月甲子,日晕,白虹贯太阳中。三月庚子日,白虹贯日。不久,桓玄攻克京都,王师大败。第二年,桓玄篡位。

  义熙元年五月庚午。日有彩珥。六年五月丙子,日晕,有璚气。当时庐循逼近京都,城内外戒备森严。七月,庐循败走。七年七月,东方出现五条彩虹。占卜说:“天子将被废黜。”这之后刘裕取代了晋朝。十年,太阳位于东井 一带,有一条十余丈的白虹在南方干犯了太阳。灾祸在秦地分野之内,是秦亡的象徵。

  恭帝元熙二年正月壬辰日,白气贯穿太阳,东西方各有一条一丈长的直向珥气,白气贯穿珥气并与之交匝。

  ○月变

  魏文帝黄初四年十一月,月边晕气掩蔽北斗。占辞说:“有大丧之事,会大赦天下。”七年五月,文帝去世,明帝即位,大赦天下。

  孝怀帝永嘉五年三月壬申丙夜,月食,全食。丁夜又有月食,也是全良。占卜说:“月全食,大人忧。”又说:“其国之贵人要死亡。”

  海西公太和四年闰月乙亥日,月晕掩蔽了轸星,又有白色的晕气贯穿了月亮北面,晕气掩蔽了斗柄的三颗星。占卜说:“君王以此为恶。”六年,桓温废黜了怀帝。

  安帝隆安五年三月甲子日,月边生齿。占卜说:“月边生齿,天子身边产生乱臣贼子,群下自相互残害。”是桓玄篡权叛逆的徵兆。

  义熙九年十二月辛卯日初一,月亮还出现在东方。这叫仄匿,则侯王会衰微。这时刘裕辅佐朝政,威刑自己,正是仄匿之应。十一年十一月乙未日,月入舆鬼星并有光晕。占卜说:“君主忧患,财宝出现。”一说是:“月旁有晕,天下大赦。”

  ○月奄犯五纬

  凡月食五星,其国都会灭亡。五星侵入月亮,其分野之地有放逐之相。

  魏明帝太和五年十二月甲辰日,月亮犯及土星,占卜说:“女主当应此象。”

  青龙二年十月乙丑日,月亮又儿及土星。占卜同上。戊寅日,月亮犯太白星,占卜说:“人君死亡,又主发生兵乱。”景初元年七月,公孙文懿叛乱。二年正月,派遣宣帝云征讨他。三年正月,天子去世。四年三月己巳日,太白星与月亮都重影在白昼出现,月亮犯及太白星。占卜同上。

  景初元年十月丁未日,月亮犯及荧惑星。占卜说:“贵人死。”二年四月,司徒韩去世。

  齐王嘉平元年正月甲午日,太白星袭犯月亮。宣帝奏请永宁太后废曹爽等人。

  惠帝太安二年十一月庚辰日,岁星侵入月中。占卜说:“国中有放逐之相。”十二月壬寅日,太白星犯月。占卜说:“天下会有战乱。”三年正月乙卯日,月亮犯及太白星,占卜与青龙二年相同。七月,左卫将军陈眕等率众奉帝伐成都王,六军大败,叛军逼迫朝廷。以后二年,惠帝去世。

  元帝太兴二年十一月辛巳日,月亮犯及荧惑星。占卜说:“出现了乱臣。”三年十二月己未,太白入月,在斗宿之位。郭璞说:“月亮应全《坎》卦,是阴府的法象。太白金行运行来犯,天意好像在说,刑理失去中正,自己毁坏其法纪。”四年十二月丁亥日,月亮犯及岁星,在房宿之位。占卜说:“所应之国军队饥荒,人民流亡。”永昌元年三月,王敦作乱,率江荆之众来攻打,京都之师战败,将相被杀。又,镇北将军刘隗兵败出逃,百姓都离开了田地,被困在战乱之中。四月,叛军又斩杀了湘州刺史、谯王司马承,镇南将军甘卓。

  成帝咸康元年二月乙未,太白星入侵月亮。四月甲午。月亮犯及太白星。四年四月己巳日,七月乙巳日,月亮全都掩蔽了太白星。占卜说:“君主死亡。还会发生战乱,人主以此为恶。”第二年,石季龙的人马大举进犯沔水之南,于是内外戒备森严。五年四月辛未日,月亮干犯了岁星,在胃宿之野。占卜说:“国内饥荒,人民流亡。”乙未日,月犯岁星,在昴宿之野。到冬天,发生了沔南、邾城的兵败之事,百姓流亡有万余家。六年二月乙未日,太白入月。占卜说:“人君死亡。”四月甲午日,月亮干犯了太白星。占卜说:“人主以上为恶。”

  穆帝永和八年十二月,月在东井之地,犯了岁星。占卜说:秦地饥荒,人民流亡。”这时兵革连年发生。十年十一月,月亮振荡了土星,在舆鬼宿之野。占卜说:“秦地有战争。”当时桓温伐苻健,苻健坚守长安城,桓温部队撤退。十二年八月,桓温打败了姚襄。

  升平元年十一月壬午日,月亮振荡了岁星,在房宿之野。占卜说:“百姓饥荒。”又说:“豫州有灾难。”二年闰三月乙亥日,月犯岁星,在房宿。占同上。三年,豫州刺史谢万兵败。三年三月乙酉日,月犯太白星,在昴宿。占卜说:“人君死。”又说:“赵地有战事,胡人不安。”四年正月,暮容俊去世。五年正月乙丑辰时,月亮出现在危宿之野,掩蔽太白星。占卜说:“天下靡离散乱。”三月丁未日,月犯土星,在轸宿。占卜说:“日大丧徵兆。”五月,穆帝去世。七月,慕容恪在野王攻打冀州刺史吕护,占领了野王城,吕护战败逃亡。当时桓温率领大队人马驻扎在宛,听说吕护战败,就撤退了。

  哀帝兴宁元年十月丙戌,月奄太白,在须女星之野。占卜说:“天下靡散。”又说:“灾难发生在扬州。”三年,洛阳被攻陷。这以后桓温使出扬州的全部钱财产物征讨北方,大绩,死亡士兵大半。等到征讨袁真时,淮南一带已经残破败落。其后慕容暐和苻坚交替来侵犯边境。三年正月乙卯,月奄岁星,在参宿。占卜说:“参宿,是益州的分野。”六月,镇西将军益州刺史周抚去世。十月,梁州刺史司马勋进入益州并叛乱。朱序率兵帮助刺史周楚讨伐并平定了叛军。

  海西太和元年二月丙子日,月亮掩蔽了荧惑星,在参宿之野。占卜说:“这是发生内乱,君主不能寿终的徵兆。”又说:“参宿,对应魏地。”五年,慕容暐被苻坚所灭。

  孝武太元十二年二月戊寅,荧惑星侵入月亮。占卜说:“将有乱臣死亡,或有相互杀戮之人。”又说:“女亲内戚当政,天下大乱。”当时琅邪王辅政,王妃堂兄王国宝因为是姻亲内戚而受宠。同时陈郡人袁悦暗地晨私交苟进,挑拨主相之间的关系,勾结朋党。十三年,孝武帝在闹市上斩杀了袁悦。于是主相之间产生了隔阂,战乱随之开始。十三年十二月戊子日,辰星入月,在危宿。占卜说:“贼逆之臣想杀掉君主,不出三年,必定有内恶。”这之后慕容垂、翟辽、姚苌、苻登、慕容永同时依恃军队争强斗胜。十四年十二月乙未日,月亮干犯了岁星。占卜同上。十五年,翟辽占据了司州兖州,许多军马数次讨伐都没有攻克,慕容氏又同时侵犯并州冀州。七月,天旱。八月,沔中各郡县发大水,兖州又出现了蝗灾。十八年正月乙酉,荧惑入月。占卜说:“忧在宫中,非贼乃盗也。”又说:“有乱臣,若有戮者。”二十一年九月,孝武帝暴死于内殿,民众宣言,夫人张氏私行叛逆。又,王国宝邪恶狡诈,最终被斩杀。十九年四月己巳,月奄岁星,在尾。占卜说:“为饥,燕国亡。”二十年,慕容垂派遣其子慕容宝伐魏,反而被击败,数万人战死。二十一年,慕容垂去世,燕国从此衰亡了。

  安帝隆安元年六月庚午,月奄太白,在太微端门外。占卜说:“国家将有战争。”乙酉日,月奄岁星,在东壁。占卜说:“有饥荒,卫地有战乱。”二年六月,郗恢遣派邓启方等人率领一万人在滑台伐慕容宝,启方失败。三年九月,桓玄等人一起举兵开战,于是内外戒严。四年正月乙亥,月犯填星,在牵牛星之分野。占卜说:“吴越有兵丧之事,女主忧难。”六月乙未,月又犯填星,在牵牛星之分野。十月乙未,月奄岁星,在北河星之分野。占卜说:“为饥,胡地有战乱。”四年五月,孙恩攻破会稽,杀死内史谢琰。后来又在余姚击败了高雅之,死亡人数有十之七八。七月,太皇太后李氏去世。元兴元年,孙恩侵犯临海,饿死众多平民百姓,几乎全部离散逃亡。

  元兴元年四月辛丑,月亮振荡了辰星。七月,发生严重饥荒,人吃人。二年十一月辛巳日,月犯荧惑。占悉同上。二年十二月,桓玄篡位,放迁帝、后于寻阳,以永安何皇后为零陵君。三年二月,刘裕将桓氏家族杀光。三年二月甲辰,月腌岁星于左角。占卜说:“天下兵起。”是年二月丙辰,刘裕起义兵,杀死桓修等人。第二年正月,各路人马攻打桓振,最终消灭了桓氏各族。

  义熙元年四月己卯日,月犯土星,在东壁星的分野。占卜说:“某地要亡国。”又说:“象徵贵人死亡。”七月己未日,月亮掩蔽土星,在东壁星之分野。占卜说:“某国将因为讨伐而亡”一说:“象徵国人流亡。”十月丁巳,月奄土星,在营室星之分野。占同上。十一月,荆州刺史魏咏之去世。二年二月,司马国璠等攻陷弋阳。三年,司徒打扬州刺史王谧去世。四年正月,太保、武陵王司马遵去世。三月,左仆射孔安国去世。二年十二月丙午日,月掩蔽太白星,在危星之分野。占卜说:“齐亡国。”又说:“强国之君将死。”五年四月,刘裕大军北讨慕容超,最终消灭了他们。七年六月庚子,月亮侵犯了岁星,在毕星之分野。占卜说:“边境之地有战事,而且有饥荒。”八月乙未,月亮冲犯了岁星,在参风韵生之分野。占卜说:“益州有战事和饥荒。”七月,朱龄石克蜀,蜀人很快造**,朱龄又讨伐他们。八年正月庚戌,月犯岁星,在毕星之分野。占同上。九年七月,朱龄石灭了蜀国。十二年五月五月甲申日,月犯岁星,在左角之分野。占卜说:“会发生饥荒。”十四年四月壬申日,月亮冲犯了土星,在张星分野。占卜说:“天下有大丧。”这之后第二年,安帝去世。

  恭帝元熙元年七月,月亮冲犯岁星。占卜完全与前面的占卜相同。十二月丁巳,月亮在羽林星附近冲犯了太白星。二年六月,恭帝退位,禅让给宋。

  ○五星聚舍

  魏明帝太和四年七月壬戌日,太白星星犯了岁星。占卜说;“太白星犯五星,有大规模战乱。”五年三月,诸葛亮率领大部队侵犯天水。当时宣帝任大将军,抵抗并击退了他们。

  青龙二年二月己未日,太白星犯荧惑星。占卜说:“将有大军发动,发生大规模战争。”这年四月,诸葛亮占据渭南,吴也起兵应合他,魏军向东西两方奔命。

  惠帝元康三年,土星、岁星、太白星三星聚于毕昴星附近。占卜说:“为兵丧。毕昴是昴星,对应的是赵地。”其后贾后陷害并杀死太子,赵王废黜了皇后,又杀死了她,并斩杀了张华、裴頠,于是遂篡皇位,将废帝废为太上皇,天下从此动乱灾祸接连不断。

  永宁二年十一月,荧惑、太白二星相斗于虚危宿。占卜说:“将有大规模战争发生,军队被击败,将领被斩杀。虚危宿,其分野之地是齐地。”十二月,荧惑星在营室星附近侵袭太白星。占卜说;“天下会发生战乱,这是亡君的凶兆。”又说:“将要更换国相。”最初,齐王司马冏到了京都,因而留下辅佐朝政,于是专横傲慢。目无君主,这一月中,成都王、河间王传檄文给长沙王司马乂讨伐他之,司马冏、司马乂交战,攻打焚烧皇朝宫殿,司马冏兵败,被诛杀消灭。又斩杀了他的哥哥上军将军司马寔以下二千余人。太安二年,成都王又攻打长沙王,于是公家私家均饥苦困顿,百姓财力殆尽。

  太安三年正月,荧惑犯岁星。占卜说:“会发生战争。”七月。左卫将军陈眕奉帝伐成都,六军惨败。

  光熙元年九月,土星犯岁星。占卜说:“土星与岁星会合,是内乱的徵兆。”当时司马越专权,最终因为傲慢无礼被消灭,正是内乱的应验。十二月癸未日,太白星犯土星。占卜说:“国内将发生兵乱,有大规模战争。”这之后河间王为东海王越所杀。第二年正月,东海王越杀诸葛玫等。五月,汲桑打败了冯嵩的部队,杀死了东燕王。八月,苟晞大破汲桑。

  怀帝永嘉六年七月,荧惑、岁星、太白星聚于牛宿、女宿之间,徘徊进退。案占卜说:“牛宿女宿,在扬州分野”,这之后两都颓败倾覆,而元帝在扬州大地得以中兴。

  建武元年五月癸未,太白星、荧惑二星在东井附近会合。占卜说:“金、火相合叫做烁,预兆有丧事。”当时愍帝蒙难流落在平阳,七月死于寇庭之地。

  元帝太兴二年七月甲午,岁星、荧惑星在东井附近会合。八月乙未日,太白星犯岁星,在翼星附近会合。占卜说:“是军队闹饥荒的徵兆。”三年六月丙辰日,太白星与岁星在房宿附近会合。占卜同上。永昌元年王敦攻打京师,六军大败。王敦不久就去世了。

  成帝咸康三年十一月乙丑日,太白星犯岁星于营室。占卜说:“是军队闹饥荒的徵兆。”四年二月,石季龙攻占了幽州,将万余家百姓迁往南方。五年,石季龙率领五万敌军侵犯沔南,抢掠了七千余家百姓而去。又率两万骑兵围困并攻陷了邾城,斩杀、抢掠了五千余人。四年十二月癸丑日,太白星犯土星,在箕宿的附近。占卜说:“君主会丧失土地。”七年,慕容皝自称燕王。七年三月,太白星荧惑星在太微中会合,冲犯了左执法星。第二年,显宗去世。八年十二月己酉,太白星犯荧惑星在胃宿附近。占卜说:“将有大规模战争发生。”这之后庾翼大举发兵,谋伐要讨石季龙,从而在高层得以专制。

  康帝建元元年八月丁未日,太白星犯岁星,在轸宿附近。占卜说:“将发生大规模战争。”这一年石季龙的将领刘宁侵犯攻陷了狄道。

  穆帝永和四年五月,荧惑星进入娄宿,冲犯了土星。占卜说:“战乱大规模发生,有丧事,灾难产生在赵地。”这一年石季龙死了,第二年冉闵杀了石遵及各少数民族十万余人,其后褚裒向北讨伐,丧失军队而死亡。六年三月戊戌日,荧惑犯岁星。占卜说:“有战争。”七年三月戊子,岁星、荧惑合于奎宿。这年刘显杀石祗及各位胡人将领,中原地带大乱。十二有年七月丁卯日,太白星在柳宿附近冲犯了土星。占卜说:“周地有大战事。”这年八月,桓温伐苻健,败退,顺势在伊水击破了姚襄,稳定了周地。

  升平二年八月戊午,荧惑犯土星,在张宿附近。占卜说:“兵大起。”三年八月庚午,太白星犯土星,在太微之中。占卜说:“王者以此为恶。”五年十月丁卯日,荧惑星在营室附近冲犯了岁星。占卜说:“大臣有匿谋。”又说:“卫地有战乱。”当时桓温擅权,阴谋策划颠覆晋室。

  海西公太和元年八月戊午,太白星犯岁星,在太微之中。三年六月甲寅日,太白星掩蔽了荧惑星,在太微端门之中。六年,海西公被废。

  简文咸安二年正月己酉,岁星在须女星的附近犯了土星。占卜说:“将发生内乱。”七月,穆帝去世,桓温擅权,谋杀侍中王坦之等人,正是内乱之应。

  孝武宁康二年十一月癸酉日,太白星掩蔽了荧惑星,在营室星附近。占卜说:“金火合为烁,预示着战争丧亡。”太元元年七月,苻坚讨伐凉州,并攻破了它,俘虏了张天锡。

  太元十一年十二月己丑日,太白星犯岁星。占卜说:“预示着军队有饥荒。”当时黄河以北未平定,军队连年在外,冬天发生了严重的饥荒。十七年九月丁丑日,岁星、荧惑星、土星同时出现在亢宿、氐宿附近。十二月癸酉日,土星离去,荧惑星、岁星仍会合在一起。占卜说:“三星会合,这就是中断了星宿正常运行,预示内外将有兵丧的饥荒,要改立君王公卿”十九年十月,太白星、土星、荧惑星会合于氐宿附近。十二月癸丑日,太白星犯岁星,在斗宿。占卜说:“预示着有动乱饥荒。国内有战事。斗宿,是吴越两地的分野。”到隆安元年,王恭等人举兵发难,彰扬王国宝的罪过,朝廷斩杀了他。这之后连年发生水旱饥荒。

  安帝隆安元年二月,岁星、荧惑都是入羽林。占卜说:“中军将有战事。”四月,王恭等举兵问事,内外戒严。

  元兴元年八月庚子日,太白星犯岁星,在上将星的东南方。占卜说:“楚地之兵会发生饥荒。”又说:“灾难发生在上将星的分野之地。”二年,桓玄篡位。三年,刘裕将桓氏家族尽行斩杀。二年十月丁丑日,太白星犯土星,在娄宿附近。占同上。三年二月壬辰日,太白星、荧惑星在羽林星附近会合。二年十二月,桓玄篡位成功,将安帝、皇后流行到外面。三年二月,刘裕发动义兵,桓玄逼迫安帝东下。

  义熙二年十二月丁未,荧惑星、太白星都是入羽林星,又在壁宿附近会合。三年正月,慕容超进犯淮北、徐州,直至下邳。八月,派遣刘敬宣伐蜀。三年二月癸亥日,荧惑星、土星、太白星、辰星聚于奎宿、娄宿附近、随从着土星,徐州之分野。当时,慕容超在齐地称越名号,军事部署从徐州直至兖州,连年进犯抢掠,一直到淮水泗水。姚兴、谯纵分别在秦地蜀地称越名号。卢循和魏从南北各方相交入侵。五年,刘裕向北灭掉了慕容超。六月辛卯日,荧惑星犯辰星,在翼宿。占卜说:“天下将有战乱发生。”八月己卯,太白星振荡了荧惑星。占卜说:“将发生大规模战事。”四年,姚略派遣众将士征伐赫连勃勃,被他们打得大败。五年四月甲戌日,荧惑星犯辰星,在东井宿。占卜说:“都会发生战事。”十二月辛丑日,太白星犯岁星,在奎宿附近。占卜说:“大规模战乱将会发生,鲁地有战乱。”这年四月,刘裕征讨慕容超。六年二月,在鲁地灭掉慕容超。七年七月丁卯日,岁星犯土星,在参宿附近。占卜说:“岁星、土星相会全,是内乱的徵兆。”又说:“益州会发生战争,不能取胜,会丧失土地。”这时朱龄石伐蜀地,后来竟灭亡了它。第二年,诛杀了谢混、刘毅。八年七月甲申日,太白星犯土星,在东井宿附近。占卜说:“秦地有大规模战乱。”九年二月丙午日,荧惑星、土星都是犯东井宿。占卜说、:“秦地有战事。”三月壬辰日,岁星、荧惑星、土星、太白星聚于东井宿,随从着岁星。东井,是秦地之分野。十三年,刘裕平定了关中,这之后就将晋的君位传承摇动了。十四年十月癸巳,荧惑星进入太微之中,犯了西蕃上将星,仍顺行至左掖门内,停留二十日再逆行。至恭帝元熙元年三月五日,离开西蕃上将星向西三尺左右,又顺行回到太微之中。当时土星在太微之中,荧惑星和土星成钩己形,这年四月丙戌日,从端门离去。占卜说:“荧惑星和土星钩己形于天庭,天下将变更朝纪。”十二月,安帝的同母弟弟琅邪王即位为天子,这就是恭帝。第二年,禅位给宋。

晋书简介

  《晋书》,中国的二十四史之一,唐房玄龄等人合著,作者共二十一人。记载的历史上起三国时期司马懿早年,下至东晋恭帝元熙二年(420年)刘裕废晋帝自立,以宋代晋。该书同时还以“载记”形式,记述了十六国政权的状况。原有叙例、目录各一卷,帝纪十卷,志二十卷,列传七十卷,载记三十卷,共一百三十二卷。后来叙例、目录失传,今存一百三十卷。

晋书·第二章志原文

  日为太阳之精,主生恩德,人君之象也。人君有瑕,必露其慝以告示焉。故日月行有道之国则光明,人君吉昌,百姓安宁。人君乘土而王,其政太平,则日五色无主。日变色,有军,军破;无军,丧侯王。其君无德,其臣乱国,则日赤无光。日失色,所临之国不昌。日昼昏,行人无影,到暮不止者,上刑急,下不聊生,不去一年有大水。日昼昏,乌鸟群鸣,国失政。日中乌见,主不明,为政乱,国有白衣会,将军出,旌旗举。日中有黑子、黑气、黑云,乍三乍五,臣废其主。日蚀,阴侵阳,臣掩君之象,有亡国。

  月为太阴之精,以之配日,女主之象;以之比德,刑罚之义;列之朝廷,诸侯大臣之类。故君明,则月行依度;臣执权,则月行失道;大臣用事,兵刑失理,则月行乍南乍北;女主外戚擅权,则或进或退。月变色,将有殃。月昼明,奸邪并作,君臣争明,女主失行,阴国兵强,中国饥,天下谋僭。数月重见,国以乱亡。

  岁星曰东方春木,于人,五常,仁也;五事,貌也。仁亏貌失,逆春令,伤木气,则罚见岁星。岁星盈缩,以其舍命国。其所居久,其国有德厚,五谷丰昌,不可伐。其对为冲,岁乃有殃。岁星安静中度,吉。盈缩失次,其国有忧,不可举事用兵。又曰,人主之象也,色欲明,光色润泽,德合同。又曰,进退如度,奸邪息;变色乱行,主无福。又主福,主大司农,主齐吴,主司天下诸侯人君之过,主岁五谷。赤而角,其国昌;赤黄而沈,其野大穰。

  荧惑曰南方夏火,礼也,视也。礼亏视失,逆夏令,伤火气,罚见荧惑。荧惑法使行无常,出则有兵,入则兵散。以舍命国,为乱为贼,为疾为丧,为饥为兵,所居国受殃。环绕钩已,芒角动摇,变色,乍前乍后,乍左乍右,其为殃愈甚。其南丈夫、北女子丧。周旋止息,乃为死丧;寇乱其野,亡地。其失行而速,兵聚其下,顺之战胜。又曰,荧惑主大鸿胪,主死丧,主司空。又为司马,主楚吴越以南;又司天下群臣之过,司骄奢亡乱妖孽,主岁成败。又曰,荧惑不动,兵不战,有诛将。其出色赤怒,逆行成钩已,战凶,有围军;钩已,有芒角如锋刃,人主无出宫,下有伏兵;芒大则人众怒。又为理,外则理兵,内则理政,为天子之理也。故曰,虽有明天子,必视荧惑所在。其入守犯太微、轩辕、营室、房、心,主命恶之。

  填星曰中央季夏土,信也,思心也。仁义礼智,以信为主,貌言视德,以心为正,故四星皆失,填乃为之动。动而盈,侯王不宁。缩,有军不复。所居之宿,国吉,得地及女子,有福,不可伐;去之,失地,若有女忧。居宿久,国福厚;易则薄。失次而上二三宿曰盈,有主命不成,不乃大水。失次而下曰缩,后戚,其岁不复,不乃天裂若地动。一曰,填为黄帝之德,女主之象,主德厚安危存亡之机,司天下女主之过。又曰,天子之星也。天子失信,则填星大动。

  太白曰西方秋金,义也,言也。义亏言失,逆秋令,伤金气,罚见太白。太白进退以候兵,高埤迟速,静躁见伏,用兵皆象之,吉。其出西方,失行,夷狄败;出东方,失行,中国败。未尽期日,过参天,病其对国。若经天,天下革,民更王,是谓乱纪,人众流亡。昼见,与日争明,强国弱,小国强,女主昌。又曰,太白主大臣,其号上公也,大司马位谨候此。

  辰星曰北方冬水,智也,听也。智亏听失,逆冬令,伤水气,罚见辰星。辰星见,则主刑,主廷尉,主燕赵,又为燕、赵、代以北;宰相之象。亦为杀伐之气,战斗之象。又曰,军于野,辰星为偏将之象,无军为刑事。和阴阳,应效不效,其时不和。出失其时,寒署失其节,邦当大饥。当出不出,是谓击卒,兵大起。在于房心间,地动。亦曰,辰星出入躁疾,常主夷狄。又曰,蛮夷之星也,亦主刑法之得失。色黄而小,地大动。光明与月相逮,其国大水。

  凡五星有色,大小不同,各依其行而顺时应节。色变有类,凡青皆比参左肩,赤比心大星,黄比参右肩,白比狼星,黑比奎大星。不失本色而应其四时者,吉;色害其行,凶。

  凡五星所出所行所直之辰,其国为得位。得位者,岁星以德,荧惑有礼,填星有福,太白兵强,辰星阴阳和。所行所直之辰,顺其色而有角者胜,其色害者败。居实,有德也;居虚,无德也。色胜位,行胜色,行得尽胜之。营室为清庙,岁星庙也。心为明堂,荧惑庙也。南斗为文太室,填星庙也。亢为疏庙,太白庙也。七星为员宫,辰星庙也。五星行至其庙,谨候其命。

  凡五星盈缩失位,其精降于地为人。岁星降为贵臣;荧惑降为童兒,歌谣嬉戏;填星降为老人妇女;太白降为壮夫,处于林麓;辰星降为妇人。吉凶之应,随其象告。

  凡五星,木与土合,为内乱,饥;与水合,为变谋而更事;与火合,为饥,为旱;与金合,为白衣之会,合斗,国有内乱,野有破军,为水。太白在南,岁星在北,名曰牝牡,年谷大熟。太白在北,岁星在南,年或有或无。火与金合,为烁,为丧,不可举事用兵。从军,为军忧;离之,军却。出太白阴,分宅;出其阳,偏将战。与土合,为忧,主孽卿。与水合,为北军,用兵举事大败。一曰,火与水合,为焠,不可举事用兵。土与水合,为壅沮,不可举事用兵,有覆军下师。一曰,为变谋更事,必为旱。与金合,为疾,为白衣会,为内兵,国亡地。与木合,国饥。水与金合,为变谋,为兵忧。入太白中而上出,破军杀将,客胜;下出,客亡地。视旗所指,以命破军。环绕太白,若与斗,大战,客胜。凡木、火、土、金与水斗,皆为战。兵不在外,皆为内乱。凡同舍为合,相陵为斗。二星相近,其殃大;相远,毋伤,七寸以内必之。

  凡月蚀五星,其国皆亡。岁以饥,荧惑以乱,填以杀,太白以强国战,辰以女乱。

  凡五星入月,岁,其野有逐相;太白,将僇。

  凡五星所聚,其国王,天下从。岁以义从,荧惑以礼从,填以重从,太白以兵从,辰以法从,各以其事致天下也。三星若合,是谓惊立绝行,其国外内有兵与丧,百姓饥乏,改立侯王。四星若合,是谓大阳,其国兵丧并起,君子忧,小人流。五星若合,是谓易行,有德承庆,改立王者,奄有四方,子孙蕃昌;亡德受殃,离其国家,灭其宗庙,百姓离去,被满四方。五星皆大,其事亦大;皆小,事亦小。

  凡五星色,皆圜,白为丧,为旱;赤中不平,为兵;青为忧,为水;黑为疾疫,为多死;黄为吉。皆角,赤,犯我城;黄,地之争;白,哭泣声;青,有兵忧;黑,有水。五星同色,天下偃兵,百姓安宁,歌舞以行,不见灾疾,五谷蕃昌。

  凡五星,岁,政缓则不行,急则过分,逆则占。荧惑,缓则不出,急则不入,违道则占。填,缓则不还,急则过舍,逆则占。太白,缓则不出,急则不入,逆则占。辰,缓则不出,急则不入,非时则占。五星不失行,则年谷丰昌。

  凡五星分天之中,积于东方,中国利;积于西方,外国用兵者利。辰星不出,太白为客;其出,太白为主。出而与太白不相从,及各出一方,为格,野虽有军,不战。

  凡五星见伏、留行、逆顺、迟速应历度者,为得其行,政合于常;违历错度,而失路盈缩者,为乱行。乱行则为天矢彗孛,而有亡国革政,兵饥丧乱之祸云。

  ○杂星气

  图纬旧说,及汉末刘表为荆州牧,命武陵太守刘睿集天文众占,名《荆州占》。其杂星之体,有瑞星,有妖星,有客星,有流星,有瑞气,有妖气,有日月傍气,皆略其名状,举其占验,次之于此云。

  ○瑞星

  一曰景星,如半月,生于晦朔,助月为明。或曰,星大而中空。或曰,有三星,在赤方气,与青方气相连,黄星在赤方气中,亦名德星。

  二曰周伯星,黄色,煌煌然,所见之国大昌。

  三曰含誉,光耀似慧,喜则含誉射。

  四曰格泽,如炎火,下大上锐,色黄白,起地而上。见则不种而获,有土功,有大客。

  ○妖星

  一曰彗星,所谓扫星。本类星,末类彗,小者数寸,长或竟天。见则兵起,大水。主扫除,除旧布新。有五色,各依五行本精所主。史臣案,彗体无光,傅日而为光,故夕见则东指,晨见则西指。在日南北,皆随日光而指。顿挫其芒,或长或短,光芒所及则为灾。

  二曰孛星,彗之属也。偏指曰彗,芒气四出曰孛。孛者,孛孛然非常,恶气之所生也。内不有大乱,则外有大兵,天下合谋,暗蔽不明,有所伤害。晏子曰:“君若不改,孛星将出,彗星何惧乎!”由是言之,灾甚于彗。

  三曰天棓,一名觉星。本类星,末锐,长四丈。或出东北方西方,主奋争。

  四曰天枪。其出,不过三月,必有破国乱君,伏死其辜。殃之不尽,当为旱饥暴疾。

  五曰天欃。石氏曰,云如牛状。甘氏,本类星,末锐。巫咸曰,彗星出西方,长可三丈,主捕制。

  六曰蚩尤旗,类彗而后曲,象旗。或曰,赤云独见。或曰,其色黄上白下。或曰,若植雚而长,名曰蚩尤之旗。或曰,如箕,可长二丈,末有星。主伐枉逆,主惑乱,所见之方下有兵,兵大起;不然,有丧。

  七曰天冲,出如人,苍衣赤头,不动。见则臣谋主,武卒发,天子亡。

  八曰国皇,大而赤,类南极老人星。或曰,去地一二丈,如炬火,主内寇内难。或曰,其下起兵,兵强。或曰,外内有兵丧。

  九曰昭明,象如太白,光芒,不行。或曰,大而白,无角,乍上乍下。一曰,赤彗分为昭明,昭明灭光,以为起霸起德之征,所起国兵多变。一曰,大人凶,兵大起。

  十曰司危,如太白,有目。或曰,出正西,西方之野星,去地可六丈,大而白。或曰,大而有毛,两角。或曰,类太白,数动,察之而赤,为乖争之征,主击强兵。见则主失法,豪杰起,天子以不义失国,有声之臣行主德。

  十一曰天谗,彗出西北,状如剑,长四五丈。或曰,如钩,长四丈。或曰,状白小,数动,主杀罚。出则其国内乱,其下相谗,为饥兵,赤地千里,枯骨藉藉。

  十二曰五残,一名五鏠,出正东,东方之星。状类辰,可去地六七丈。或曰,苍彗散为五残,如辰星,出角。或曰,星表有气如晕,有毛。或曰,大而赤,数动,察之而青。主乖亡;为五分,毁败之征,亦为备急兵。见则主诛,政在伯,野乱成,有急兵,有丧,不利冲。

  十三曰六贼,见出正南,南方之星。去地可六丈,大而赤,动有光。或曰,形如彗,五残、六贼出,祸合天下,逆侵关枢;其下有兵,冲不利。

  十四曰狱汉,一名咸汉,出正北,北方之野星,去地可六丈,大而赤,数动,察之中青。或曰,赤表,下有三彗从横。主遂王,主刺王。出则阴精横,兵起其下。又为丧,动则诸侯惊。

  十五曰旬始,出北斗旁,如雄鸡。其怒,有青黑,象伏鳖。或曰,怒,雌也,主争兵。又曰,黄彗分为旬始,为立主之题,主乱,主招横。见则臣乱兵作,诸侯虐,期十年,圣人起伐,群猾横恣。或曰,出则诸侯雄鸣。

  十六曰天锋,彗象矛锋。天下从横,则天锋星见。

  十七曰烛星,如太白。其出也不行,见则不久而灭。或曰,主星上有三彗上出,所出城邑乱,有大盗不成,又以五色占。

  十八曰蓬星,大如二斗器,色白,一名王星。状如夜火之光,多至四五,少一二。一曰,蓬星在西南,长数丈,左右兑。出而易处。星见,不出三年,有乱臣戮死。又曰,所出大水大旱,五谷不收,人相食。

  十九曰长庚,如一匹布著天。见则兵起。

  二十曰四填,星出四隅,去地六丈余,或曰可四丈。或曰,星大而赤,去地二丈,常以夜半时出。见,十月而兵起,皆为兵起其下。

  二十一曰地维藏光,出四隅。或曰,大而赤,去地二三丈,如月始出。见则下有乱,乱者亡,有德者昌。

  《河图》云:

  岁星之精,流为天棓、天枪、天猾、天冲、国皇、反登、苍彗。

  荧惑散为昭旦、蚩尤之旗、昭明、司危、天欃、赤彗。

  填星散为五残、狱汉、大贲、昭星、绌流、旬始、蚩尤、虹蜺、击咎、黄彗。

  太白散为天杵、天柎、伏灵、大败、司奸、天狗、天残、卒起、白彗。

  辰星散为枉矢、破女、拂枢、灭宝、绕綎、惊理、大奋祀、黑彗。

  五色之彗,各有长短,曲折应象。

  汉京房著《风角书》有《集星章》,所载妖星皆见于月旁,互有五色方云,以五寅日见,各有五星所生云:

  天枪、天根、天荆、真若、天榬,天楼、天垣,皆岁星所生也。见以甲寅,其星咸有两青方在其旁。

  天阴、晋若、官张、天惑、天崔、赤若、蚩尤,皆荧惑之所生也。出在丙寅日,有两赤方在其旁。

  天上、天伐、从星、天枢、天翟、天沸、荆彗,皆填星所生也。出在戊寅日,有两黄方在其旁。

  若星、帚星、若彗、竹彗、墙星、榬星、白雚,皆太白之所生也。出在庚寅日,有两白方在共旁。

  天美、天欃、天杜、天麻、天林、天蒿、端下,皆辰星之所生也。出以壬寅日,有两黑方在其旁。

  已前三十五星,即五行气所生,皆出于月左右方气之中,各以其所生星将出不出日数期候之。当其未出之前而见,见则有水旱,兵丧,饥乱;所指亡国,失地,王死,破军,杀将。

  ○客星

  张衡曰:“老子四星及周伯、王蓬絮、芮各一,错乎五纬之间。其见无期。其行无度”。《荆州》占云:“老子星色淳白,然所见之国,为饥为凶,为善为恶,为喜为怒。周伯星黄色煌煌,所至之国大昌。蓬絮星色青而荧荧然,所至之国风雨不节,焦旱,物不生,五谷不登,多蝗虫。”又云:“东南有三星出,名曰盗星,出则人下有大盗。西南有三星出,名曰种陵,出则天下谷贵十倍。西北三大星出而白,名曰天狗,出则人相食,大凶。东北有三大星出,名曰女帛,见则有大丧。”

  ○流星

  流星,天使也。自上而降曰流,自下而升曰飞。大者曰奔,奔亦流星也。星大者使大,星小者使小。声隆隆者,怒之象也。行疾者期速,行迟者期迟。大而无光者。众人之事;小而有光者,贵人之事;大而光者,其人贵且众也。乍明乍灭者,贼败成也。前大后小者,恐忧也;前小后大者,喜事也。蛇行者,奸事也;往疾者,往而不反也。长者,其事长久也;短者,事疾也。奔星所坠,其下有兵。无风云,有流星见,良久间乃入,为大风,发屋折木。小流星百数四面行者,众庶流移之象。

  流星之类,有音如炬火下地,野雉鸣,天保也;所坠国安,有喜。若小流星色青赤,名曰地雁,其所坠者起兵。流星有光青赤,长二三丈,名曰天雁,军中之精华也;其国起兵,将军当从星所之。流星晖然有光,光白,长竟天者,人主之星也;主相、将军从星所之。

  飞星大如缶若甕,后皎然白,前卑后高,此谓顿顽,其所从者多死亡。飞星大如缶若甕,后然皎白,星灭后,白者曲环如车轮,此谓解衔,其国人相斩为爵禄。飞星大如缶若甕,其后皎然白,长数丈,星灭后,白者化为云流下,名曰大滑,所下有流血积骨。

  枉矢,类流星,色苍黑,蛇行,望之如有毛,目长数匹,著天,主反萌,主射愚。见则谋反之兵合射所诛,亦为以乱伐乱。

  天狗,状如大奔星,色黄,有声,其止地,类狗。所坠,望之如火光,炎炎冲天,其上锐,其下员,如数顷田处。或曰,星有毛,旁有短彗,下有狗形者。或曰,星出,其状赤白有光,下即为天狗。一曰,流星有光,见人面,坠无音,若有足者,名曰天狗。其色白,其中黄,黄如遗火状。主候兵讨贼。见则四方相射,千里破军杀将。或曰,五将斗,人相食,所往之乡有流血。其君失地,兵大起,国易政,戒守御。

  营头,有云如坏山堕,所谓营头之星,所堕,其下覆军,流血千里。亦曰流星昼陨名营头。

  ○云气

  瑞气:一曰庆云。若烟非烟,若云非云,郁郁纷纷,萧索轮困,是谓庆云,亦曰景云。此喜气也,太平之应。二曰归邪。如星非星,如云非云。或曰,星有两赤彗向上,有盖,下连星。见,必有归国者。三曰昌光,赤,如龙状,圣人起,帝受终,则见。

  妖气:一曰虹蜺,日旁气也,斗之乱精。主惑心,主内淫,主臣谋君,天子诎,后妃颛,妻不一。二曰云,如狗,赤色,长尾;为乱君,为兵丧。

  ○十煇

  《周礼》眡昆氏掌十煇之法,以观妖祥,辨吉凶。一曰昆,谓阴阳五色之气,浸淫相侵。或曰,抱珥背璚之属,如虹而短是也。二曰象,谓云气成形,象如赤乌,夹日以飞之类是也。三曰觿日傍气,刺日,形如童子所佩之觿。四曰监,谓云气临在日上也。五曰闇,谓日月蚀,或曰脱光也。六曰瞢,谓瞢瞢不光明也。七曰弥,谓白虹弥天而贯日也。八曰序,谓气若山而在日上。或曰,冠珥背璚,重叠次序,在于日旁也。九曰隮,谓晕气也。或曰,虹也,《诗》所谓“朝隮于西”者也。十曰想,谓气五色有形想也,青饥,赤兵,白丧,黑忧,黄熟。或曰,想,思也,赤气为人狩之形,可思而知其吉凶也。

  凡游气蔽天,日月失色,皆是风雨之候也,沈阴,日月俱无光,昼不见日,夜不见星,有云障之,两敌相当,阴相图议也。日蒙蒙无光,士卒内乱。又曰,数日俱出,若斗,天下兵起,大战。日斗,下有拔城。日戴者,形如直状,其上微起,在日上为戴。戴者,德也,国有喜也。一云,立日上为戴。青赤气抱在日上,小者为冠,国有喜事。青赤气小而交于日下为缨,青赤气小而员,一二在日下左右者为纽。青赤气如小半晕状,在日上为负,负者得地为喜。又曰,青赤气长斜倚日旁为戟。青赤气员而小,在日左右为珥,黄白者有喜。又曰,有军,日有一珥为喜。在日西。西军战胜。在日东,东军战胜。南北亦如之。无军而珥,为拜将。又日旁如半环向日为抱。青赤气如月初生,背日者为背,又曰,背气青赤而曲,外向为叛象,分为反城。璚者如带,璚在日四方。青赤气长而立日旁为直,日旁有一直,敌在一旁欲自立,从直所击者胜。日旁有二直三抱,欲自立者不成,顺抱击者胜,杀将。气形三角,在日西方为提,青赤气横在日上下为格。气如半晕,在日下为承。承者,臣承君也。又曰,日下有黄气三重若抱,名曰承福,人主有吉喜,且得地。青白气如履,在日下者为履。日旁抱五重,战顺抱者胜。日一抱一背,为破走。抱者,顺气也;背者,逆气也。两军相当,顺抱击逆者胜,故曰破走。日抱且两珥,一虹贯抱至日,顺虹击者胜,杀将。日抱两珥且璚,二虹贯抱至日,顺虹击者胜。日重抱,内有璚,顺抱击者胜。亦曰,军内有欲反者。日重抱,左右二珥,有白虹贯抱,顺抱击胜,得二将。有三虹,得三将。日抱黄白润泽,内赤外青,天子有喜,有和亲来降者;军不战,敌降,军罢。色青黄,将喜;赤,将兵争,白,将有丧,黑,将死。日重抱且背,顺抱击者胜,得地,若有罢师。日重抱,抱内外有璚,两珥,顺抱击者胜,破军,军中不和,不相信。日旁有气,员而周匝,内赤外青,名为晕。日晕者,军营之象。周环匝日,无厚薄,敌与军势齐等。若无军在外,天子失御,民多叛。日晕有五色,有喜;不得五色者有忧。

  凡占,两军相当,必谨审日月晕气,知其所起,留止远近,应与不应,疾迟,大小,厚薄,长短,抱背为多小,有无,虚实,久亟,密疏,泽枯。相应等者势等。近胜远,疾胜迟,大胜小,厚胜薄,长胜短,抱胜背,多胜少,有胜无,实胜虚,久胜亟,密胜疏,泽胜枯。重背,大破;重抱为和亲;抱多,亲者益多;背为天下不和,分离相去,背于内者离于内,背于外者离于外也。

  ○杂气

  天子气,内赤外黄,四方所发之处当有王者。若天子欲有游往处,其地亦先发此气。或如城门隐隐在气雾中,恆带杀气森森然。或如华盖在雾气中,或气象青衣人无手,在日西,或如龙马,或杂色郁郁冲天者,此皆帝王气。

  猛将之气,如龙,如猛兽;或如火烟之状;或白如粉沸;或如火光之状,夜照人;或白而赤气绕之,或如山林竹木,或紫黑如门上楼;或上黑下赤,状似黑旌;或如张弩;或如埃尘,头锐而卑,本大而高。此皆猛将之气也。气发渐渐如云,变作山形,将有深谋。

  凡军胜之气,如堤如坂,前后磨地。或如水光;将军勇,士卒猛。或如山堤,山上若林木;将士骁勇。或如埃尘粉沸,其色黄白;或如人持斧向敌;或如蛇举首向敌,或气如覆舟,云如牵牛;或有云如斗鸡,赤白相随,在气中;或发黄气,皆将士精勇。

  凡气上黄下白,名曰善气;所临之军,敌欲求和退。

  凡负气,如马肝色,或如死灰色;或类偃盖,或类偃鱼;或黑气如坏山坠军上者,名曰营头之气;或如群牛群猪,在气中。此衰气也。或如悬衣,如人相随;或纷纷如转蓬,或如扬灰;或云如卷席,如匹布乱穰者,皆为败征。气如系牛,如人卧,如双蛇,如飞鸟,如决堤垣,如坏屋,如惊鹿相逐,如两鸡相向,此皆为败军之气。

  凡降人气,如人十十五五,皆叉手低头;又云,如人叉手相向。或气如黑山,以黄为缘者,皆欲降伏之象也。

  凡坚城之上,有黑云如星,名曰军精。或白气如旌旗,或青云黄云临城。皆有大喜庆。或气青色如牛头触人,或城上气如烟火。如双蛇,如杵形向外,或有云分为两彗状者,皆不可攻。

  凡屠城之气,或赤如飞鸟,或赤气如败车,或有赤黑气如狸皮斑,或城中气聚如楼,出见于外;营上有云如众人头,赤色,其城营皆可屠。气如雄雉临城,其下必有降者。

  凡伏兵有黑气,浑浑员长,赤气在其中:或白气粉沸,起如楼状;或如幢节状,在乌云中;或如赤杵在乌云中,或如乌人在赤云中。

  凡暴兵气,白,如瓜蔓连结,部队相逐,须臾罢而复出;或白气如仙人,如仙人衣,千万连结,部队相逐,罢而复兴,当有千里兵来。或气如人持刀楯,云如人,色赤,所临城邑有卒兵至。或赤气如人持节,兵来未息。云如方虹。此皆有暴兵之象。

  凡战气,青白如膏;如人无头;如死人卧;如丹蛇,赤气随之,必大战,杀将。四望无云,见赤气如狗入营,其下有流血。

  凡连阴十日,昼不见日,夜不见月,乱风四起,欲雨而无雨,名曰蒙,臣有谋。雾气若昼若夜,其色青黄,更相奄冒,乍合乍散,亦然。视四方常有大云五色具者,其下贤人隐也。青云润泽蔽日,在西北,为举贤良。云气如乱穰,大风将至,视所从来。云甚润而厚,大雨必暴至。四始之日,有黑云气如阵,厚大重者,多雨。气若雾非雾,衣冠不濡,见则其城带甲而趣。日出没时有雾气横截之,白者丧,乌者惊,三日内雨者各解。有云如蛟龙,所见处将军失魄。有云如鹄尾来廕国上,三日亡。有云赤黄色四塞,终日竟夜照地者,大臣纵恣。有云如气,昧而浊,贤人去,小人在位。

  凡白虹者,百殃之本,众乱所基。雾者,众邪之气,阴来冒阳。

  凡白虹雾,奸臣谋君,擅权立威。昼雾夜明,臣志得申。

  凡夜雾白虹见,臣有忧;昼雾白虹见,君有忧。虹头尾至地,流血之象。

  凡雾气不顺四时,逆相交错,微风小雨,为阴阳气乱之象。积日不解,昼夜昏暗,天下欲分离。

  凡天地四方昏蒙若下尘,十日五日已上,或一月,或一时,雨水沾衣而有土,名曰霾。故曰,天地霾,君臣乖。

  凡海旁蜄气象楼台,广野气成宫阙,北夷之气如牛羊群畜穹庐,南夷之气类舟船幡旗。自华以南,气下黑上赤;嵩高、三河之郊,气正赤;恆山之北,气青;勃碣海岱之间,气皆正黑;江淮之间,气皆白;东海气如员簦;附汉河水,气如引布;江汉气劲如杼,济水气如黑,渭水气如狼白尾,淮南气如白羊,少室气如白兔青尾,恆山气如黑牛青尾。东夷气如树,西夷气如室屋,南夷气如阇台,或类舟船。

  阵云如立垣。杼轴云类轴,搏,两端兑。杓云如绳,居前亘天,其半半天;其JH者类阙旗故。钩云句曲。诸此云见,以五色占。而泽抟密,其见动人,乃有兵必起,合斗其直。云气如三匹帛,广前兑后,大军行气也。

  韩云如布,赵云如牛,楚云如日,宋云如车,鲁云如马,卫云如犬,周云如车轮,秦云如行人,魏云如鼠,郑云如绛衣,越云如龙,蜀云如囷。

  车气乍高乍下,往往而聚。骑气卑而布。卒气搏。前卑后高者,疾。前方而高后锐而卑者,却。其气平者其行徐。前高后卑者,不止而返。校骑之气,正苍黑,长数百丈。游兵之气如彗扫,一云长数百丈,无根本。喜气上黄下赤,怒气上下赤,忧气上下黑。土功气黄白。徙气白。

  凡候气之法,气初出时,若云非云,若雾非雾,仿佛若可见。初出森森然,在桑榆上,高五六尺者,是千五百里外。平视则千里,举目望即五百里;仰瞻中天,即百里内。平望,桑榆间二千里;登高而望,下属地者,三千里。敌在东,日出候之;在南,日中候之,在西,日入候之;在北,夜半候之。军上气,高胜下,厚胜薄,实胜虚,长胜短,泽胜枯。气见以知大,占期内有大风雨,久阴,则灾不成。

  ◎史传事验

  ○天变

  惠帝元康二年二月,天西北大裂。案刘向说:“天裂,阳不足,地动,阴有余。”是时人主昏瞀,妃后专制。

  太安二年八月庚午,天中裂为二,有声如雷者三。君道亏而臣下专僭之象也。是日,长沙王奉帝出距成都、河间二王,后成都、河间、东海又迭专威命,是其应也。

  穆帝升平五年八月已卯夜,天中裂,广三四丈,有声如雷,野雉皆鸣。是后哀帝荒疾,海西失德,皇太后临朝,太宗总万机,桓温专权,威振内外,阴气盛,阳气微。

  元帝太兴二年八月戊戌,天鸣东南,有声如风水相薄。京房易妖占曰:“天有声,人主忧。”三年十月壬辰,天又鸣,甲午止。其后王敦入石头,王师败绩。元帝屈辱,制于强臣,即而晏驾,大耻不雪。

  安帝隆安五年闰月癸丑,天东南鸣。六年九月戊子,天东南又鸣。是后桓玄篡位,安帝播越,忧莫大焉。鸣每东南者,盖中兴江外,天随之而鸣也。

  义熙元年八月,天鸣,在东南,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万姓劳,厥妖天鸣。”是时安帝虽反正,而兵革岁动,众庶勤劳也。

  ○日蚀

  魏文帝黄初二年六月戊辰晦,日有蚀之。有司奏免太尉,诏曰:“灾异之作,以谴元首,而归过股肱,岂禹汤罪已之义乎!其令百官各虔厥职。后有天地眚,勿腹劾三公。”三年正月丙寅朔,日有蚀之。十一月庚申晦,又日有蚀之。五年十一月戊申晦,日有蚀之。明帝太和初,太史令许芝奏,日应蚀,与太尉于灵台祈禳。帝曰:“盖闻人主政有不德,则天惧之以灾异,所以谴告,使得自修也。故日月薄蚀,明治道有不当者。朕即位以来,即不能光明先帝圣德,而施化有不合于皇神,故天上有寤之。宜敕政自修,有以报于神明。天之于人,犹父之于子,未有父欲责其子,而可献盛馔以求免也。今外欲谴上公与太史令俱穰祠之,于义未闻也。群公卿士大夫,其各勉修厥职。有可以补朕不逮者,各封上之。”太和五年十一月戊戌晦,日有蚀之。六年正月戊辰朔,日有蚀之。见吴历。

  青龙元年闰月庚寅朔,日有蚀之。

  少帝正始元年七月戊申朔,日有蚀之。三年四月戊戌朔,日有蚀之。四年五月丁丑朔,日有蚀之。五年四月丙辰朔,日有蚀之。六年四月壬子朔,日有蚀之。十月戊申朔,又日有蚀之。八年二月庚午朔,日有蚀之。是时曹爽专政,丁谧、邓飏等转改法度。会有日蚀之变,诏群臣问得失。蒋济上疏曰:“昔大舜佐治,戒在比周。周公辅政,慎于其朋。齐侯问灾,晏子对以布惠;鲁君问异,臧孙答以缓役。塞变应天,乃实人事。”济旨譬甚切,而君臣不悟,终至败亡。九年正月乙未朔,日有蚀之。

  嘉平元年二月二月已示朔,日有蚀之。

  高贵乡公甘露四年七月戊子朔,日有蚀之。五年正月乙酉朔,日有蚀之。京房易占曰:“日有蚀乙酉,君弱臣强。司马将兵,反征其王。”五月,有成济之变。

  元帝景元二年五月丁未朔,日有蚀之。三年十一月已亥朔,日有蚀之。

  武帝泰始二年七月丙午晦,日有蚀之。十月丙午朔,日有蚀之。七年十月丁丑朔,日有蚀之。八年十月辛未朔,日有蚀之。九年四月戊辰朔,日有蚀之。又,七月丁酉朔,日有蚀之。十年正月乙未,三月癸亥,并日有蚀之。

  咸宁元年七月甲申晦,日有蚀之。三年正月丙子朔,日有蚀之。四年正月庚午朔,日有蚀之。

  太康四年三月辛丑朔,日有蚀之。七年正月甲寅朔,日有蚀之。八年正月戊申朔,日有蚀之。九年正月壬申朔,六月庚子朔,并日有蚀之。永熙元年四月庚申,帝崩。

  惠帝元庚九年十一月甲子朔,日有蚀之。十二月,废皇太子为庶人,寻杀之。

  永康元年正月已卯,四月辛卯朔,并日有蚀之。

  永宁元年闰月丙戌朔,日有蚀之。

  光熙元年正月戊子朔,七月乙酉朔,并日有蚀之。十一月,惠帝崩。十二月壬午朔,又日有蚀之。

  怀帝永嘉元年十一月戊申朔,日有蚀之。二年正月丙子朔,日有蚀之。六年二月壬子朔,日有蚀之。

  愍帝建兴四年六月丁巳朔,十二月甲申朔,并日有蚀之。五年五月丙子,十一月丙子,并日有蚀之。时帝蒙尘于平阳。

  元帝太兴元年四月丁丑朔,日有蚀之。

  明帝太宁三年十一月癸已朔,日有蚀之,在卯至斗。斗,吴分也。其后苏峻作乱。

  成帝咸和二年五月甲申朔,日有蚀之,在井。井,主酒食,女主象也。明年,皇太后以忧崩。六年三月壬戌朔,日有蚀之。是时帝已年长,每幸司徒第,犹出入见王导夫人曹氏如子弟之礼。以入君而警敬人臣之妻,有亏君德之象也。九年十月乙未朔,日有蚀之。是时帝既冠,当亲万机,而委政大臣,著君道有亏也。

  咸康元年十月乙未朔,日有蚀之。七年二月甲子朔,日有蚀之。三月,杜皇后崩。八年正月乙未朔,日有蚀之。京都大雨,郡国以闻。是谓三朝,王者恶之。六月而帝崩。

  穆帝永和二年四月己酉,七年正月丁酉,八年正月辛卯,并日有蚀之。十二年十月癸巳朔,日有蚀之,在尾。燕分,北狄之象也。是时边表姚襄、苻生互相吞噬,朝廷忧劳,征伐不止。

  升平四年八月辛丑朔,日有蚀之,几既在角。凡蚀,浅者祸浅,深者祸大。角为天门,入主恶之。明年而帝崩。

  哀帝隆和元年三月甲寅朔,十二月戊午朔,并日有蚀之。明年而帝有疾,不识万机。

  海西公太和三年三月丁巳朔,五年七月癸酉朔,并日有蚀之。皆海西被废之应也。

  孝武帝宁康三年十月癸酉朔,日有蚀之。

  太元四年闰月己酉朔,日有蚀之。是时苻坚攻没襄阳,执硃序。六年六月庚子朔,日有蚀之。九年十月辛亥朔,日有蚀之。十七年五月丁卯朔,日有蚀之。二十年三月庚辰朔,日有蚀之。明年帝崩。

  安帝隆安四年六月庚辰朔,日有蚀之。是时元显执政。

  元兴二年四月癸巳朔,日有蚀之。其冬桓玄篡位。

  义熙三年七月戊戌朔,日有蚀之。十年九月丁巳朔,日有蚀之。十一年七月辛亥晦,日有蚀之。十三年正月甲戌朔,日有蚀之。明年,帝崩。

  恭帝元熙元年十一月丁亥朔,日有蚀之。自义熙元年至是,日蚀皆从上始,皆为革命之征。

  《周礼》只眡祲氏掌十煇之法,以观妖祥,辩吉凶,有祲、象、镌、监、闇、瞢、弥、序、隮、想凡十。后代名变,说者莫同。今录其著应以次之云。

  吴孙权赤乌十一年二月,白虹贯日。权发诏戒惧。

  武帝泰始五年七月甲寅,日晕再重,白虹贯之。

  太康元年正月已丑朔,五色气冠日,自卯至酉。占曰:“君道失明,丑为斗牛,主吴越。”是时孙皓淫暴,四月降。

  惠帝元康元年十一月甲申,日晕,再重,青赤有光。九年正月,日中有若飞燕者,数日乃消。王隐以为愍怀废死之征。

  永康元年正月癸亥朔,日晕,三重。十月乙未,日闇,黄雾四塞。占曰:“不及三年,下有拔城大战。”十二月庚戌,日中有黑气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祭天不顺兹谓逆,厥异日中有黑气。”

  永宁元年九月甲申,月中有黑子。京房易占:“黑者阴也,臣不掩君恶,令下见,百姓恶君,则有此变。”又曰:“臣有蔽主明者。”

  太安元年十一月,日中有黑气。

  永兴元年十一月,日中有黑气分日。

  光熙元年五月壬辰、癸巳,日光四散,赤如血流,照地皆赤。甲午又如之。占曰:“君道失明。”

  怀帝永嘉元年十一月乙亥,黄黑气掩日,所照皆黄。案《河图》占曰:“日薄也”。其说曰:“凡日蚀皆于朔晦,有不于晦朔者为日薄。虽非日月同宿,时阴气盛,掩日光也。”占类日蚀。二年正月戊申,白虹贯日,二月癸卯,白虹贯日,青黄晕,五重。占曰:“白虹贯日,近臣为乱,不则诸侯有反者。晕五重,有国者受其祥,天下有兵,破亡其地。”明年,司马越暴蔑人主。五年,刘聪破京都,帝蒙尘于寇庭。五年三月庚申,日散光,如血下流,所照皆赤。日中有若飞燕者。

  愍帝建兴二年正月辛未辰时,日陨于地。又有三日相承,出于西方而东行。五年正月庚子,三日并照,虹蜺弥天。日有重晕,左右两珥。占曰:“白虹,兵气也。三四五六日俱出并争,天下兵作,丁巳亦如其数。”又曰:“三日并出,不过三旬,诸侯争为帝。日重晕,天下有立王。晕而珥,天下有立侯。”故陈卓曰:“当有大庆,天下其三分乎!”三月而江东改元为建武、刘聪、李雄亦跨曹刘疆宇,于是兵连累叶。

  元帝太兴元年十一月乙卯,日夜出,高三丈,中有赤青珥。四年二月癸亥,日斗。三月癸未,日中有黑子,辛亥,帝亲录讯囚徒。

  永昌元年十月辛卯,日中有黑子。时帝宠幸刘隗,擅威福,亏伤君道,王敦因之举兵,逼京都,祸及忠贤。

  明帝太宁元年正月乙卯朔,日晕无光。癸巳,黄雾四塞。占曰:“君道失明,阴阳昏,臣有阴谋。”京房曰:“下专刑,兹谓分威,蒙微而日不明。”先是,王敦害尚书令刁协、仆射周顗、骠骑将军戴若思等,是专刑之应。敦既陵上,卒伏其辜。十一月丙子,白虹贯日。史官不见,桂阳太守华包以闻。

  成帝咸和九年七月,白虹贯日。

  咸康元年七月,白虹贯日。二年七月,白虹贯日。自后庾氏专政,由后族而贵,盖亦妇人擅国之义,故频年白虹贯日。八年正月壬申,日中有黑子,丙子乃灭。夏,帝崩。

  穆帝永和八年,张重华在凉州,日暴赤如火,中有三足为乌,形见分明,五日乃止。十年十月庚辰,日中有黑子,大如鸡卵。十一年三月戊申,日中有黑子,大如桃,二枚。时天子幼弱,久不亲国政。

  升平三年十月丙午,日中有黑子,大如鸡卵。少时而帝崩。

  海西公太和三年九月戊辰夜,二虹见东方。四年四月戊辰,日晕,厚密,白虹贯日中。十月乙未,日中有黑子。五年二月辛酉,日中有黑子,大如李。六年三月辛未,白虹贯日,日晕,五重。十一月,桓温废帝,即简文咸安元年也。

  简文咸安二年十一月丁丑,日中有黑子。

  孝武宁康元年十一月己酉,日中有黑子,大如李。二年三月庚寅,日中有黑子二枚,大如鸭卵。十一月己巳。日中有黑子,大如鸡卵。时帝已长,而康献皇后以从嫂临朝,实伤君道,故日有瑕也。

  太元十三年二月庚子,日中有黑子二,大如李。十四年六月辛卯,日中又有黑子,大如李。二十年十一月辛卯,日中又有黑子。是时会稽王以母弟干政。

  安帝隆安元年十二月壬辰,日晕,有背璚。是后不亲万机,会稽王世子元显专行威罚。四年十一月辛亥,日中有黑子。

  元兴元年二月甲子,日晕,白虹贯日中。三月庚子,白虹贯日。未几,桓玄克京都,王师败绩。明年,玄篡位。

  义熙元年五月庚午。日有彩珥。六年五月丙子,日晕,有璚。时有庐循逼京都,内外戒严。七月,循走。七年七月,五虹见东方。占曰:“天子黜。”其后刘裕代晋……十年,日在东井,有白虹十余丈在南干日。灾在秦分,秦亡之象。

  恭帝元熙二年正月壬辰,白气贯日,东西有直珥各一丈,白气贯之交匝。

  ○月变

  魏文帝黄初四年十一月,月晕北斗。占曰:“有大丧,赦天下。”七年五月,帝崩,明帝既位,大赦天下。

  孝怀帝永嘉五年三月壬申丙夜,月蚀,既。丁夜又蚀,既。占曰:“月蚀尽,大人忧。”又曰:“其国贵人死。”

  海西公太和四年闰月乙亥,月晕轸,复有白晕贯月北,晕斗柄三星。占曰:“王者恶之。”六年,桓温废帝。

  安帝隆安五年三月甲子,月生齿。占曰:“月生齿,天子有贼臣,群下自相残。”桓玄篡逆之征也。

  义熙九年十二月辛卯朔,月犹见东方。是谓之仄匿,则侯王其肃。是时刘裕辅政,威刑自己,仄匿之应云。十一年十一月乙未,月入舆鬼而晕。占曰:“主忧,财宝出。”一曰:“月晕,有赦。”

  ○月奄犯五纬

  凡月蚀五星,其国皆亡。五星入月,其野有逐相。

  魏明帝太和五年十二月甲辰,月犯填星。

  青龙二年十月乙丑,月又犯填星。占同上。戊寅,月犯太白,占曰:“人君死,又为兵。”景初元年七月,公孙文懿叛。二年正月,遣宣帝讨之。三年正月,天子崩。四年三月已巳,太白与月俱加景昼见,月犯太白。占同上。

  景初元年十月丁未,月犯荧惑。占曰:“贵人死。”二年四月,司徒韩既薨。

  齐王嘉平元年正月甲午,太白袭月。宣帝奏永宁太后废曹爽等。

  惠帝太安二年十一月庚辰,岁星入月中。占曰:“国有逐相。”十二月壬寅,太白犯月。占曰:“天下有兵。”三年正月乙卯,月犯太白,占同青龙元年。七月,左卫将军陈等率众奉帝伐成都王,六军败绩,兵逼乘舆。后二年,帝崩。

  元帝太兴二年十一月辛巳,月犯荧惑。占曰:“有乱臣。”三年十二月己未,太白入月,在斗。郭璞曰:“月属《坎》,阴府法象也。太白金行而犯之,天意若曰,刑理失中,自毁其法。”四年十二月丁亥,月犯岁星,在房。占曰:“其国兵饥,人流亡。”永昌元年三月,王敦作乱,率江荆之众来攻,败京都,杀将相。又,镇北将军刘隗出奔,百姓并去南亩。困于兵革。四月,又杀湘州刺史、谯王司马承,镇南将军甘卓。

  成帝咸康元年二月乙未,太白入月。四月甲午。月犯太白。四年四月已巳,七月乙巳,月俱奄太白。占曰:“人君死。又为兵,人主恶之。”明年,石季龙之众大冠沔南,于是内外戒严。五年四月辛示,月犯岁星,在胃。占曰:“国饥,人流。”乙未,月犯岁星,在昴。及冬,有沔南、邾城之败,百姓流亡万余家。六年二月乙未,太白入月。占曰:“人主死。”四月甲午,月犯太白。占曰:“人主恶之。”

  穆帝永和八年十二月,月在东井,犯岁星。占曰:秦饥,人流亡。”是时兵革连起。十年十一月,月奄填星,在舆鬼。占曰:“秦有兵。”时桓温伐苻健,健坚壁长安,温退。十二年八月,桓温破姚襄。

  升平元年十一月壬午,月奄岁星,在房。占曰:“人饥。”一曰:“豫州有灾。”二年闰三月乙亥,月犯岁星,在房。占同上。三年,豫州刺史谢万败。三年三月乙酉,月犯太白,在昴。占曰:“人君死。”一曰:“赵地有兵,胡不安。”四年正月,暮容俊卒。五年正月乙丑辰时,月在危宿,奄太白。占曰:“天下靡散。”三月丁未,月犯填星,在轸。占曰:“为大丧。”五月,穆帝崩。七月,慕容恪攻冀州刺史吕护于野王,拔之,护奔走。时桓温以大众次宛,闻护败,乃退。

  哀帝兴宁元年十月丙戌,月奄太白,在须女。占曰:“天下靡散。”一曰:“灾在扬州。”三年,洛阳没。其后桓温倾扬州资实北讨,败绩,死亡太半。及征袁真,淮南残破。后慕容及苻坚互来侵境。三年正月乙卯,月奄岁星,在参。占曰:“参,益州分也。”六月,镇西将军益州刺史周抚卒。十月,梁州刺史司马勋入益州以叛。硃序率众助刺史周楚讨平之。

  海西太和元年二月丙子,月奄荧惑,在参。占曰:“为内乱,帝不终之征。”一曰:“参,魏地。”五年,慕容为苻坚所灭。

  孝武太元十二年二月戊寅,荧惑入月。占曰:“有乱臣死,若有相戮者。”一曰:“女亲为政,天下乱。”是时琅邪王辅政,王妃从兄王国宝以姻昵受宠。又陈郡人袁悦昧私苟进,交遘主相,扇扬朋党。十三年,帝杀悦于市。于是主相有隙,乱阶兴矣。十三年十二月戊子,辰星入月,在危。占曰:“贼臣欲杀主,不出三年,必有内恶。”是后慕容垂、翟辽、姚苌、苻登、慕容永并阻兵争强。十四年十二月乙未,月犯岁星。占并同上。十五年,翟辽据司兗,众军累讨弗克,慕容氏又跨略并冀。七月,旱。八月,诸郡大水,兗州又蝗。十八年正月乙酉,荧惑入月。占曰:“忧在宫中,非贼乃盗也。”一曰:“有乱臣,若有戮者。”二十一年九月,帝暴崩内殿,兆庶宣言,夫人张氏潜行大逆。又,王国宝邪狡,卒伏其辜。十九年四月已巳,月奄岁星,在尾。占曰:“为饥,燕国亡。”二十年,慕容垂遣宝伐魏,反为所破,死者数万人。二十一年,垂死,国遂衰亡。

  安帝隆安元年六月庚午,月奄太白,在太微端门外。占曰:“国受兵。”乙酉,月奄岁星,在东壁。占曰:“为饥,卫地有兵。”二年六月,郗恢遣邓启方等以万人伐慕容宝于滑台,启方败。三年九月,桓玄等并举兵,于是内外戒严。四年正月乙亥,月犯填星,在牵牛。占曰:“吴越有兵丧,女主忧。”六月乙未,月又犯填星,在牵牛。十月乙未,月奄岁星,在北河。占曰:“为饥,胡有兵。”其四年五月,孙恩破会稽,杀内史谢琰。后又破高雅之于余姚,死者十七八。七月,太皇太后李氏崩。元兴元年,孙恩寇临海,人众饿死,散亡殆尽。

  元兴元年四月辛丑,月奄辰星。七月,大饥,人相食。二年十一月辛巳,月犯荧惑。占悉同上。二年十二月,桓玄篡位,放迁帝、后于寻阳,以永安何皇后为零陵君。三年二月,刘裕尽诛桓氏。三年二月甲辰,月腌岁星于左角。占曰:“天下兵起。”是年二月丙辰,刘裕起义兵,杀桓修等。明年正月,众军攻桓振,卒灭诸桓。

  义熙元年四月己卯,月犯填星,在东壁。占曰:“其地亡国。”一曰:“贵人死。”七月己未,月奄填星,在东壁。占曰:“其国以伐己。”一曰:“人流。”十月丁巳,月奄填星,在营室。占同上。十一月,荆州刺史魏咏之卒。二年二月,司马国璠等攻没弋阳。三年,恆徒扬州刺史王谧薨。四年正月,太保、武陵王遵薨。三月,左仆射孔安国薨。二年十二月丙午,月奄太白,在危。占曰:“齐亡国。”一曰:“强国君死。”五年四月,刘裕大军北讨慕容超,卒灭之。七年六月庚子,月犯岁星,在毕。占曰:“有边兵,且饥。”八月乙未,月犯岁星,在参。占曰:“益州兵饥。”七月,硃龄石克蜀,蜀人寻反,又讨之。八年正月庚戌,月犯岁星,在毕。占同上。九年七月,硃龄石灭蜀。十二年五月五月甲申,月犯岁星,在左角。占曰:“为饥。”十四年四月壬申,月犯填星于张。占曰:“天下有大丧。”其明年,帝崩。

  恭帝元熙元年七月,月犯岁星。占悉同上。十二月丁巳,月犯太白于羽林。二年六月,帝逊位,禅宋。

  ○五星聚舍

  魏明帝太和四年七月壬戌,太白犯岁星。占曰;“太白犯五星,有大兵。”五年三月,诸葛亮以大众寇天水。时宣帝为大将军,距退之。

  青龙二年二月己未,太白犯荧惑。占曰:“大兵起,有大战。”是年四月,诸葛亮据渭南,吴亦起兵应之,魏东西奔命。

  惠帝元康三年,填星、岁星、太白三星聚于毕昴。占曰:“为兵丧。毕昴,赵地也。”後贾后陷杀太子,赵王废后,又杀之,斩张华、裴頠,遂篡位,废帝为太上皇,天下从此遘乱连祸。

  永宁二年十一月,荧惑、太白斗于虚危。占曰:“大兵起,破军杀将。虚危,又齐分也。”十二月,荧惑袭太白于营室。占曰;“天下兵起,亡君之戒。”一曰:“易相。”初,齐王冏之京都,因留辅政,遂专傲无君。是月,成都、河间檄长沙王乂讨之,冏、乂交战,攻焚宫阙,冏兵败,夷灭。又杀其兄上军将军寔以下二千余人。太安二年,成都又攻长沙,于是公私饥困,百姓力屈。

  太安三年正月,荧惑犯岁星。占曰:“有战。”七月。左卫将军陈奉帝伐成都,六军败绩。

  光熙元年九月,填星犯岁星。占曰:“填与岁合,为内乱。”是时司马越专权,终以无礼破灭,内乱之应也。十二月癸未,太白犯填星。占曰:“为内兵,有大战。”是后河间王为东海王越所杀。明年正月,东海王越杀诸葛玫等。五月,汲桑破冯嵩,杀东燕王。八月,苟晞大破汲桑。

  怀帝永嘉六年七月,荧惑、岁星、太白聚牛、女之间,徘徊进退。案占曰:“牛女,扬州分”,是后两都倾覆,而元帝中兴场土。

  建武元年五月癸未,太白、荧惑合于东井。占曰:“金火合曰烁,为丧。”是时愍帝蒙尘于平阳,七月崩于寇庭。

  元帝太兴二年七月甲午,岁星、荧惑会于东井。八月乙未,太白犯岁星,合在翼。占曰:“为兵饥。”三年六月丙辰,太白与岁星合于房。占同上。永昌元年王敦攻京师,六军败绩。王敦寻死。

  成帝咸康三年十一月乙丑,太白犯岁星于营室。占曰:“为兵饥。”四年二月,石季龙破幽州,迁万余家以南。五年,季龙众五万寇沔南,略七千余家而去。又骑二万围陷邾城,杀略五千余人。四年十二月癸丑,太白犯填星,在箕。占曰:“王者亡地。”七年,慕容皝自称燕王。七年三月,太白荧惑合于太微中,犯左执法。明年,显宗崩。八年十二月己酉,太白犯荧惑于胃。占曰:“大兵起。”其后庾翼大发兵,谋伐石季龙,专制上流。

  康帝建元元年八月丁未,太白犯岁星,在轸。占曰:“有大兵。”是年石季龙将刘宁寇没狄道。

  穆帝永和四年五月,荧惑入娄,犯填星。占曰:“兵大起,有丧,灾在赵。”其年石季龙死,来年冉闵杀石遵及诸胡十万余人,其后褚裒北伐,丧众而薨。六年三月戊戌,荧惑犯岁星。占曰:“为战。”七年三月戊子,岁星、荧惑合于奎。其年刘显杀石祗及诸胡帅,中士大乱。十二有年七月丁卯,太白犯填星,在柳。占曰:“周地有大兵。”其年八月,桓温伐苻健,退,因破姚襄于伊水,定周地。

  升平二年八月戊午,荧惑犯填星,在张。占曰:“兵大起。”三年八月庚午,太白犯填星,在太微中。占曰:“王者恶之。”五年十月丁卯,荧惑犯岁星,在营室。占曰:“大臣有匿谋。”一曰:“卫地有兵。”时桓温擅权,谋移晋室。

  海西公太和元年八月戊午,太白犯岁星,在太微中。三年六月甲寅,太白奄荧惑,在太微端门中。六年,海西公废。

  简文咸安二年正月己酉,岁星犯填星,在须女。占曰:“为内乱。”七月,帝崩,桓温擅权,谋杀侍中王坦之等,内乱之应。

  孝武宁康二年十一月癸酉,太白奄荧惑,在营室。占曰:“金火合为烁,为兵丧。”太元元年七月,苻坚伐凉州,破之,虏张天锡。

  太元十一年十二月己丑,太白犯岁星。占曰:“为兵饥。”是时河朔未平,兵连在外,冬大饥。十七年九月丁丑,岁星、荧惑、填星同在亢、氐。十二月癸酉,填星去,荧惑、岁星犹合。占曰:“三星合,是谓惊立绝行,内外有兵丧与饥,改立王公。”十九年十月,太白、填星、荧惑辰星合于氐。十二月癸丑,太白犯岁星,在斗。占曰:“为乱饥,为内兵。斗吴越分。”至隆字元年,王恭等举兵,显王国宝之罪,朝廷杀之。是后连岁水旱饥。

  安帝隆安元年二月,岁星、荧惑皆入羽林。占曰:“中军兵起。”四月,王恭等举兵,内外戒严。

  元兴元年八月庚子,太白犯岁星,在上将东南。占曰:“楚兵饥。”一曰:“灾在上将。”二年,桓玄篡位。三年,刘裕尽诛桓氏。二年十月丁丑,太白犯填星,在娄。占同上。三年二月壬辰,太白、荧惑合于羽林。二年十二月,桓玄篡位,放迁帝、后。三年二月,刘裕起义兵,桓玄逼帝东下。

  义熙二年十二月丁未,荧惑、太白皆入羽林,又合于壁。三年正月,慕容超寇淮北、徐州,至下邳。八月,遣刘敬宣伐蜀。三年二月癸亥,荧惑、填星、太白、辰星聚于奎、娄、从填星也,徐州分。是时,慕容超僭号于齐,兵连徐兗,连岁寇抄,至于淮泗,姚兴、谯纵僭号秦蜀,卢循及魏南北交侵。其五年,刘裕北殄慕容超。其六月辛卯,荧惑犯辰星,在翼。占曰:“天下兵起。”八月己卯,太白奄荧惑。占曰:“有大兵。”其四年,姚略遣众征赫连勃勃,大为所破。五年四月甲戌,荧惑犯辰星,在东井。占曰:“皆为兵。”十二月辛丑,太白犯岁星,在奎。占曰:“大兵起,鲁有兵。”是年四月,刘裕讨慕容超。六年二月,灭慕容超于鲁地。七年七月丁卯,岁星犯填星,在参。占曰:“岁填合,为内乱。”一曰:“益州战,不胜,亡地。”是时硃龄石伐蜀,后竟灭之。明年,诛谢混、刘毅。八年七月甲申,太白犯填星,在东井。占曰:“秦有大兵。”九年二月丙午,荧惑、填星皆犯东井。占曰、:“秦有兵。”三月壬辰,岁星、荧惑、填星、太白聚于东井,从岁星也。东井,秦分。十三年,刘裕定关中,其后遂移晋祚。十四年十月癸巳,荧惑入太微,犯西蕃上将,仍顺行至左掖门内,留二十日乃逆行。至恭帝元熙元年三月五日,出西蕃上将西三尺许,又顺还入太微。时填星在太微,荧惑绕填星成钩己,其年四月丙戌,从端门出。占曰:“荧惑填星钩己天庭,天下更纪。”十二月,安帝母弟琅邪王践阼,是曰恭帝。来年,禅于宋。

展开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pachn.org.cn/guji/e55d2cc1a88c1440569a975a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