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笃佳西成语网
  2. 古籍鉴赏
  3. 魏征等「隋书卷八列传」部分译文

魏征等「隋书卷八列传」部分译文

○河间王弘河间王杨弘,字辟恶,隋高祖的堂弟。他的祖父杨爱敬,死得很早。父亲杨元孙,很小就成为孤儿,随母亲郭氏在舅父家养大。隋高祖的父亲武元皇帝杨忠与周太祖在关中起义,当时杨元孙在邺下,怕被北齐人所杀,因而假借外祖父家的姓氏,改姓郭。元孙死后

部分译文

 ○河间王弘  河间王杨弘,字辟恶,隋高祖的堂弟。  他的祖父杨爱敬,死得很早。  父亲杨元孙,很小就成为孤儿,随母亲郭氏在舅父家养大。  隋高祖的父亲武元皇帝杨忠与周太祖在关中起义,当时杨元孙在邺下,怕被北齐人所杀,因而假借外祖父家的姓氏,改姓郭。  元孙死后,北齐被北周吞并,杨弘才入关,与高祖相处得很好。  高祖很喜欢他,为他买田地房屋。  杨弘生性明悟,有文才武略。  几次随高祖征讨,累功升为开府仪同三司。  高祖为丞相时,常让他在左右,让他当心腹。  高祖到北周赵王府上去,将遭难,杨弘当时站在门外,以保卫高祖。  不久加授他上开府,赐爵为永康县公。  高祖受北周禅让后,授他为大将军,晋爵为郡公。  不久追赠他父亲为柱国、尚书令、河间郡公爵。  这年立杨弘为河间王,授为右卫大将军。  一年多后,升任柱国。  当时突厥屡为边患,杨弘以行军元帅身份,率领几万人马出灵州道,与突厥相遇,交战,大破敌军,斩首几千级。  赐他缣采二千段,出京授为宁州总管,升任上柱国。  杨弘在宁州,无为而治,很有恩惠。  几年后,调回京师。  不久,授为蒲州刺史,让他见机行事。  当时河东很多盗贼,百姓不得安宁。  杨弘上奏,把那些为盗贼的一百多人,流放到边疆去,蒲州从此安宁,他被称为良吏。  每每晋王杨广入朝,杨弘就代理扬州总管,等晋王回到扬州,杨弘又回蒲州。  他在官十几年,风俗教化都很融洽。  炀帝继位后,调他回京,授为太子太保。  一年多后去世。  大业六年(610),追封他为郇王。  他儿子杨庆继承爵位。  杨庆生性诡曲,善于见机行事。  当时炀帝猜忌骨肉,滕王杨纶等都被废黜、放逐,只有杨庆得以保全。  累次升迁到荥阳郡太守,颇有政绩。  李密占据洛口仓后,荥阳各县大多响应李密,杨庆领兵拒守,李密频频进攻,打不下来。  一年多后城中粮尽,形势一天天窘迫。  李密于是派人送信给杨庆,说:自从昏君继位,经历了很多年岁。  他剥削人民,使天下生灵涂炭。  ..室瑶台的美丽,不能极尽他的骄奢;糟丘酒池的荒淫,还不能算他的淫乱。  现在我们共举义旗,消灭暴君,八方同德,万里都来。  大家没有不相约入关以消灭暴秦,争渡黄河以消灭纣王的。  东到海、岱,南到江、淮,凡是他没杀完的人,无不承风慕义,惟有荥阳一郡,王爷你独自执迷不悟。  那微子,是纣王的长兄,实是族中的元老;项伯,是项籍的小叔,并非远亲。  但微子仍然离开朝歌而到周国,项伯仍然背叛西楚而归大汉。  他们难道不眷恋祖庙、留连骨肉?只因知道国运已尽,神器已改罢了。  而王爷你的祖先,家住华山之东,本来姓郭,不是杨家人。  只因你先代对隋朝有功勋,于是预瞮盘石,名在杨家。  娄敬与汉高祖,远非血族;吕布与董卓,本非天亲。  芝草被烧,蕙草叹息,人世的事与此不同。  又,王爷你那昏庸的君主,心如豺狼,仇恨同胞,超过沉、阏。  想那杨勇和杨谅,都被杀死,何况你本非他的族类,何以能够自保!为王爷你考虑,不如举城从义,打开城门,表示诚意。  这样就安如泰山,高枕无忧,可以长保富贵,传为美谈。  至于你的子孙,必有余庆。  现在那王世充屡被攻击,自救无暇,苟且偷生,岂能支持很久?段达和韦津,他们自保东都,哪有功夫管别人?如果王世充早晨灭亡,段达等人就会晚上完蛋。  另外,江都的那个昏君荒淫无耻,沉溺酒色,在那里玩耍,忘了回家。  隋朝可谓内外分崩离析,人神怨恨。  上江的米船,都被拦截了,你的士兵们饥饿,连野菜都不能吃个半饱,只能折骨煮弩为食。  隋朝现在是举烽火于骊山,诸侯不到;浮胶船于汉水,回家之日无期。  王爷你独守孤城,绝援于千里之外,粮食只能够吃一个多月,疲惫不堪的士兵只有几百人,有什么依靠而相抗拒?在大街找枯鱼,这事倒不假,但叫归雁运粮食,哪天才能运到?但城中的豪杰,都是你的心腹,连他们都想杀长官,将为内应。  正恐你祸生于匕首,灾起于萧墙。  你空以七尺之躯,而被人悬赏千金收购,真让人寒心,真让人伤心!请你三思,自求多福。  当时,江都失败的消息也传来了。  杨庆得到了李密的书信,于是投降李密,改姓郭。  李密被王世充打败后,杨庆又回到东都,仍为杨姓,越王杨侗不怪他。  杨侗登基后,授他为宗正卿。  王世充将要篡夺皇位,杨庆首先劝他这么干。  世充称帝后,杨庆降爵为郇国公,又改姓郭。  世充把哥哥的女儿嫁给他,任他为荥州刺史。  世充将要失败,杨庆想带妻子回长安去。  他妻子对他说:“皇上把我嫁给你,只是想表达对你的深情厚意,与你交好罢了。  如今我叔父穷迫,家国危急,而你不顾婚姻,辜负嘱咐。  你只为全身之计,这不是我能责怪你的。  我若到长安,只是你家里的一个奴婢罢了,何必要我呢?望你送我回东都去,这是你给我的恩惠。”杨庆不答应。  他妻子于是梳妆打扮好,吃药而死。  杨庆归顺大唐,任宜州刺史、郇国公,又改姓杨。  他生母元太妃,年老,双目失明,王世充因杨庆背叛自己而杀了她。 ○杨子崇  杨子崇是高祖的族弟。  父亲杨盆生,被追赠为荆州刺史。  子崇小时候就喜欢学习,博览群书,有风度,喜欢结交贤士。  开皇年间(581~601),被授为仪同,以车骑将军的身份一直掌管值宿警卫,后来作了司门侍郎。  炀帝继位后,子崇累功升到候门将军,后因事牵连而被免官。  不久,又出任检校将军,跟从炀帝巡幸汾阳宫,子崇预见到突厥必定侵犯边关,多次请求炀帝早回京师,炀帝没有采纳他的意见。  不久炀帝在雁门被围,等到敌军被击退,炀帝发怒道:“子崇胆小怕事,没有根据就胡乱上表,惊扰我军心,不能做大臣。”于是就贬子崇为离石郡太守。  因为治理有方,而远近闻名。  这以后,突厥多次侵犯边塞,胡人刘六儿又带兵抢掠州郡,子崇上表请求朝廷派兵镇守遏制敌军。  炀帝又大怒,下诏书令子崇率兵巡行视察长城,子崇带人走出一百多里后,四面就没路可走,无法前进而返回。  当时正闹饥荒,百姓聚在一起做了土匪,子崇先后捕杀了几千人。  这年年末,朔方的梁师都、马邑的刘武周等各自起兵作乱,离石郡的各部胡人又相互呼应并聚集在一起。  子崇很担忧,声言要回京师去,于是和心腹几百人从孟门关回京师,车马行到半路,正赶上河西各县叛兵杀死长吏,反叛后归附师都,因此前进的道路被隔绝。  子崇只好退回离石郡,所带的几百人得知太原起兵了,就不再进城,纷纷叛离了子崇。  子崇就把背叛士兵的父兄杀死了。  几天后,义军在夜里打到城下,城中的豪杰也出来接应,离石郡失陷了,子崇被仇人所杀。 ○观德王雄弟达   观德王杨雄,初名杨惠,是隋高祖的族子。  其父杨绍,仕北周,历任八州刺史、傥城县公,被赐姓叱吕引氏。  杨雄长相漂亮,有器度,雍容典雅,举止有度。  周武帝时,杨雄任太子司旅下大夫。  武帝巡幸云阳宫,卫王宇文直造反作乱,率其徒众袭击肃章门,杨雄迎战破之。  他因此升任上仪同,封为武阳县公,食邑千户。  累功升任右司卫上大夫。  大象中(579~580),晋爵为邗国公,食邑五千户。  隋高祖为北周丞相时,雍州牧毕王宇文贤谋划造反,杨雄当时作宇文贤的别驾,知道他的阴谋,告诉了高祖。  宇文贤被杀,杨雄因功拜授柱国、雍州牧,仍兼任相府虞侯。  周宣帝被安葬时,为防备诸王有变,高祖令杨雄率领六千骑兵护送灵柩到宣帝陵墓,后升任上柱国。  高祖受北周禅位,杨雄任左卫将军,兼宗正卿。  不久升任右卫大将军,参预朝政。  进而封为广平王,食邑五千户,另封一子为邗公。  杨雄请求封他的弟弟杨士贵任邗公,朝廷同意。  有人上奏高赹结朋党,皇上在朝廷上问杨雄可有此事。  杨雄说:“我忝卫宫廷,朝夕在皇上左右,若有朋党,怎会不知道!皇上圣明睿哲,万机亲览,高赹用心公平,奉法行事。  这是爱憎的道理,但愿陛下明察。”高祖深以为然。  杨雄当时显贵受宠,冠绝一时,他与高赹、虞庆则、苏威并称“四贵”。  杨雄为人宽容,礼贤下士,朝野倾心,瞩目于他。  高祖厌恶他得众人之心,私下里忌恨他,不想让他执掌兵马。  于是下策书,授杨雄为司空。  外表上好像是提拔他,实际是上夺他的兵权。  杨雄没有实际职务,于是闭门谢客。  不久改封他为清漳王。  仁寿初,高祖说:“清漳王这个名号,与杨雄的声望不符合。”让职方进上地图,皇上指着安德郡,对群臣们说:“这个名号,才与杨雄的名德相符。”于是改封他为安德王。  大业初年,授杨雄为太子太傅。  及元德太子去世,杨雄检校郑州刺史事。  过了一年多,授他怀州刺史,不久又授他京兆尹。  皇上亲征吐谷浑,下诏杨雄总管浇河道各路军马。  到回京时,改封他为观王。  杨雄上表辞让王位,说:“我早年恰逢隋朝兴起,有幸被列入官列之末。  有此天命,有此时运,凭借的是风云际会;我无德无才,忝列公卿之首。  承蒙先皇帝的特别赏赐和陛下的特别恩典,我长久地混在台省中作官,常常担心我得到的赏赐太多了,哪里够再叨鸿恩,重窃大名?我实在应该面墙自省,冒昧地想按以前的通例办事;我实在冒受了陛下的宠爱,因此十分担心自己履行不了职责。  过去刘贾封王,哪里具备三阶的重任?曹洪任上将,怎能超过五等的爵位?我的官服超过了帝子,我任京兆尹仅仅次于皇室子孙,赐我疆土,让我作藩王,我官服上以金为纽扣,开国治事,这让我这个做臣下的何以自处,在他人看来肯定会说我得到了非分的官爵。  因此我表示我的愚诚,求恩让我固守。  请陛下特别关照,特别考虑我的一片诚心。  我屡屡麻烦圣上,惶恐得直流冷汗。”诏书不许他辞王位。  辽东之战,杨雄检校左翊卫大将军,出辽东道,部队在泸河镇驻扎,他发病而去世,当时七十一岁。  炀帝因他去世而不上朝,让鸿胪监护他的丧事。  有关部门考查他的行事,请求给他“懿”的谥号。  炀帝说:“观王德性高于凡俗,品德超过生民。”于是赐给他“德”的谥号。  追赠他司徒之职,和襄国、武安、渤海、清河、上党、河间、济北、高密、济阴、长平等十郡的太守。

隋书简介

  《隋书》共八十五卷,其中帝纪五卷,列传五十卷,志三十卷。本书由多人共同编撰,分为两阶段成书,从草创到全部修完共历时三十五年。

隋书·卷八列传原文

  河间王弘(子庆)

  河间王弘,字辟恶,高祖从祖弟也。祖爱敬,早卒。父元孙,少孤,随母郭氏 养于舅族。及武元皇帝与周太祖建义关中,元孙时在鄴下,惧为齐人所诛,因假外 家姓为郭氏。元孙死,齐为周所并,弘始入关,与高祖相得。高祖哀之,为买田宅。 弘性明悟,有文武干略。数从征伐,累迁开府仪同三司。高祖为丞相,常置左右, 委以心腹。高祖诣周赵王宅,将及于难,弘时立于户外,以卫高祖。寻加上开府, 赐爵永康县公。及上受禅,拜大将军,进爵郡公。寻赠其父为柱国、尚书令、河间 郡公。其年立弘为河间王,拜右卫大将军。岁余,进授柱国。时突厥屡为边患,以 行军元帅率众数万,出灵州道,与虏相遇,战,大破之,斩数千级。赐物二千段, 出拜宁州总管,进位上柱国。弘在州,治尚清静,甚有恩惠。后数载,征还京师。 未几,拜蒲州刺史,得以便宜从事。时河东多盗贼,民不得安。弘奏为盗者百余人, 投之边裔,州境帖然,号为良吏。每晋王广入朝,弘辄领扬州总管,及晋王归籓, 弘复还蒲州。在官十余年,风教大洽。炀帝嗣位,征还,拜太子太保。岁余,薨。 大业六年,追封郇王。子庆嗣。

  庆倾曲,善候时变。帝时猜忌骨肉,滕王纶等皆被废放,唯庆获全。累迁荥阳 郡太守,颇有治绩。及李密据洛口仓,荣阳诸县多应密,庆勒兵拒守。密频遣攻之, 不能克。岁余,城中粮尽,兵势日蹙。密因遗庆书曰:

  自昏狂嗣位,多历岁年,剥削生民,涂炭天下。璇室瑶台之丽,未极骄奢;糟 丘酒池之荒,非为淫乱。今者共举义旗,勘剪凶虐,八方同德,万里俱来,莫不期 入关以亡秦,争渡河而灭纣。东穷海、岱,南洎江、淮,凡厥遗人,承风慕义,唯 荥阳一郡,王独守迷。夫微子纣之元兄,族实为重,项伯籍之季父,戚乃非疏,然 犹去朝歌而入周,背西楚而归汉。岂不眷恋宗祊,留连骨肉,但识宝鼎之将移,知 神器之先改。而王之先代,家住山东,本姓郭氏,乃非杨族。止为宿与隋朝先有勋 旧,遂得预沾盘石,名在葭莩。娄敬之与汉高,殊非血胤,吕布之于董卓,良异天 亲,芝焚蕙叹,事不同此。又王之昏主,心若豺狼,仇忿同胞,有逾沉、阏,惟勇 及谅,咸磬甸师,况及族类为非,何能自保!为王计者,莫若举城从义,开门送款, 安若太山,高枕而卧,长守富贵,足为美谈,乃至子孙,必有余庆。今王世充屡被 摧蹙,自救无聊,偷存晷漏,讵能支久?段达、韦津,东都自固,何暇图人?世充 朝亡,达便夕灭。又江都荒湎,流宕忘归,内外崩离,人神怨愤。上江米船,皆被 抄截,士卒饥馁,半菽不充,事切析骸,义均煮弩。举烽火于骊山,诸侯莫至;浮 胶船于汉水,还日未期。王独守孤城,绝援千里,餱粮之计,仅有月余,敝卒之多, 才盈数百,有何恃赖,欲相拒抗!求枯鱼于市肆,即事非虚;因归雁以运粮,竟知 何日。然城中豪杰,王之腹心,思杀长吏,将为内启。正恐祸生匕首,衅发萧墙, 空以七尺之躯,悬赏千金之购,可为寒心,可为酸鼻者也。幸能三思,自求多福。

  于时江都败问亦至,庆得书,遂降于密,改姓为郭氏。密为王世充所破,复归 东都,更为杨氏,越王侗不之责也。及侗称制,拜宗正卿。世充将篡,庆首为劝进。 世充既僭伪号,降爵郇国公,庆复为郭氏。世充以兄女妻之,署荥州刺史。及世充 将败,庆欲将其妻同归长安,其妻谓之曰:“国家以妾奉箕帚于公者,欲以申厚意, 结公心耳。今叔父穷迫,家国阽危,而公不顾婚姻,孤负付属,为全身之计,非妾 所能责公也。妾若至长安,则公家一婢耳,何用妾为!愿得送还东都,君之惠也。” 庆不许。其妻遂沐浴靓妆,仰药而死。庆归大唐,为宜州刺史、郇国公,复姓杨氏。 其嫡母元太妃,年老,两目失明,王世充以庆叛己而斩之。

  ○杨处纲

  杨处纲,高祖族父也。生长北边,少习骑射。在周尝以军功拜上仪同。高祖受 禅,赠其父钟葵为柱国、尚书令、义城县公,以处纲袭焉。授开府,督武候事。寻 为太子宗卫率,转左监门郎将。后数载,起授右领军将军。处纲虽无才艺,而性质 直,在官强济,亦为当时所称。寻拜蒲州刺史,吏民悦之。进位大将军。后迁秦州 总管,卒官。谥曰恭。

  弟处乐,官至洛州刺史。汉王谅之反也,朝廷以为有二心,废锢不齿。

  ○杨子崇

  杨子崇,高祖族弟也。父盆生,赠荆州刺史。子崇少好学,涉猎书记,有风仪, 爱贤好士。开皇初,拜仪同,以车骑将军恆典宿卫。后为司门侍郎。炀帝嗣位,累 迁候卫将军,坐事免。未几,复令检校将军事。从帝幸汾阳宫,子崇知突厥必为寇 患,屡请早还京师,帝不纳。寻有雁门之围。及贼退,帝怒之曰:“子崇怯软,妄 有陈请,惊动我众心,不可居爪牙之寄。”出为离石郡太守,治有能名。自是突厥 屡寇边塞,胡贼刘六兒复拥众劫掠郡境,子崇上表请兵镇遏。帝复大怒,下书令子 崇巡行长城。子崇出百余里,四面路绝,不得进而归。时百姓饥馑,相聚为盗,子 崇前后捕斩数千人。岁余,朔方梁师都、马邑刘武周等各称兵作乱,郡中诸胡复相 啸聚。子崇患之,言欲朝集,遂与心腹数百人自孟门关将还京师。辎重半济,遇河 西诸县各杀长吏,叛归师都,道路隔绝,子崇退归离石。所将左右,既闻太原有兵 起,不复入城,遂各叛去。子崇悉收叛者父兄斩之。后数日,义兵夜至城下,城中 豪杰复出应之。城陷,子崇为仇家所杀。

  ○观德王雄弟达

  观德王雄,初名惠,高祖族子也。父绍,仕周,历八州刺史、傥城县公,赐姓 叱吕引氏。雄美姿仪,有器度,雍容闲雅,进止可观。周武帝时,为太子司旅下大 夫。帝幸云阳宫,卫王直作乱,以其徒袭肃章门,雄逆拒破之。进位上仪同,封武 阳县公,邑千户。累迁右司卫上大夫。大象中,进爵邗国公,邑五千户。高祖为丞 相,雍州牧毕王贤谋作难,雄时为别驾,知其谋,以告高祖。贤伏诛,以功授柱国、 雍州牧,仍领相府虞候。周宣帝葬,备诸王有变,令雄率六千骑送至陵所。进位上 柱国。

  高祖受禅,除左卫将军,兼宗正卿。俄迁右卫大将军,参预朝政。进封广平王, 食邑五千户,以邗公别封一子。雄请封弟士贵,朝廷许之。或奏高颎朋党者,上诘 雄于朝。雄对曰:“臣忝卫宫闱,朝夕左右,若有朋附,岂容不知!至尊钦明睿哲, 万机亲览,颎用心平允,奉法而行。此乃爱憎之理,惟陛下察之。”高祖深然其言。 雄时贵宠,冠绝一时,与高颎、虞庆则、苏威称为“四贵”。

  雄宽容下士,朝野倾瞩。高祖恶其得众,阴忌之,不欲其典兵马。乃下册书, 拜雄为司空,曰:“维开皇九年八月朔壬戌,皇帝若曰:於戏!惟尔上柱国、左卫 大将军、宗正卿、广平王,风度宽弘,位望隆显,爰司禁旅,绵历十载。入当心腹, 外任爪牙,驱驰轩陛,勤劳著绩。念旧庸勋,礼秩加等。公辅之寄,民具尔瞻,宜 竭乃诚,副兹名实,是用命尔为司空。往钦哉!光应宠命,得不慎欤!”外示优崇, 实夺其权也。雄无职务,乃闭门不通宾客。寻改封清漳王。仁寿初,高祖曰:“清 漳之名,未允声望。”命职方进地图,上指安德郡以示群臣曰:“此号足为名德相 称。”于是改封安德王。

  大业初,授太子太傅。及元德太子薨,检校郑州刺史事。岁余,授怀州刺史。 寻拜京兆尹。帝亲征吐谷浑,诏雄总管浇河道诸军。及还,改封观王。上表让曰: “臣早逢兴运,预班末属,有命有时,藉风云之会,无才无德,滥公卿之首。蒙先 皇不次之赏,荷陛下非分之恩,久紊台槐,常虑盈满,岂可仍叨匪服,重窃鸿名! 臣实面墙,敢缘往例,臣诚昧宠,交惧身责。昔刘贾封王,岂备三阶之任,曹洪上 将,宁超五等之爵?况臣衮章逾于帝子,京尹亚于皇枝,锡士作籓,钮金开国,于 臣何以自处,在物谓其乖分。是以露款执愚,祈恩固守。伏愿陛下曲留慈照,特鉴 丹诚。频触宸严,伏增流汗。”优诏不许。

  辽东之役,检校左翊卫大将军,出辽东道。次泸河镇,遘疾而薨,时年七十一。 帝为之废朝,鸿胪监护丧事。有司考行,请谥曰懿。帝曰:“王道高雅俗,德冠生 人。”乃赐谥曰德。赠司徒、襄国武安渤海清河上党河间济北高密济阴长平等十郡 太守。

  子恭仁,位至吏部侍郎。恭仁弟綝,性和厚,颇有文学。历义州刺史、淮南太 守。及父薨,起为司隶大夫。辽东之役,帝令綝于临海顿别有所督。杨玄感之反也, 玄感弟玄纵自帝所逃赴其兄,路逢綝。綝避人偶语久之,既别而复相就者数矣。司 隶刺史刘休文奏之。时綝兄吏部侍郎恭仁将兵于外,帝以是寝之,未发其事。綝尤 惧,发病而卒。綝弟续,仕至散骑侍郎。

  雄弟达,字士达。少聪敏,有学行。仕周,官至仪同、内史下大夫,遂宁县男。 高祖受禅,拜给事黄门侍郎,进爵为子。时吐谷浑寇边,诏上柱国元谐为元帅,达 为司马。军还、兼吏部侍郎,加开府。岁余,转内史侍郎,出为鄯、郑、赵三州刺 史,俱有能名。平陈之后,四海大同,上差品天下牧宰,达为第一,赐杂彩五百段, 加以金带,擢拜工部尚书,加位上开府。达为人弘厚,有局度。杨素每言曰:“有 君子之貌,兼君子之心者,唯杨达耳。”献皇后及高祖山陵制度,达并参豫焉。

  炀帝嗣位,转纳言,仍领营东都副监,帝甚信重之。辽东之役,领右武卫将军, 进位左光禄大夫,卒于师,时年六十二。帝叹惜者久之,赠吏部尚书、始安侯。谥 曰恭。赠物三百五十段。

  史臣曰:高祖始迁周鼎,众心未附,利建同姓,维城宗社,是以河间、观德, 咸启山河。属乃葭莩,地非宠逼,故高位厚秩,与时终始。杨庆二三其德,志在苟 生,变本宗如反掌,弃慈母如遗迹,及身而绝,宜其然矣。观王位登台衮,庆流后 嗣,保兹宠禄,实仁厚之所致乎!

展开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pachn.org.cn/guji/c08287c7e0af58214d76caf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