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笃佳西成语网
  2. 古籍鉴赏
  3. 魏收「魏书卷十一列传」译文

魏收「魏书卷十一列传」译文

卫操,字德元,是代郡人。年轻时通脱仗义,有才干谋略。晋国的征北将军卫璀委任卫操为牙门将,多次出使到国都,有较多交往和依托。始祖逝世后,卫操和侄子卫雄及其同宗乡亲姬澹等十多人,一起来归附,劝说桓穆二帝招集接纳晋国人,于是晋国人依附的逐渐增多。

译文

  卫操,字德元,是代郡人。年轻时通脱仗义,有才干谋略。晋国的征北将军卫璀委任卫操为牙门将,多次出使到国都,有较多交往和依托。始祖逝世后,卫操和侄子卫雄及其同宗乡亲姬澹等十多人,一起来归附,劝说桓穆二帝招集接纳晋国人,于是晋国人依附的逐渐增多。桓帝赞许他,作为辅相,将国中大事委任给他。等到刘渊、石勒发动变乱时,卫操劝说桓帝辅助晋氏。束瀛公司马腾听说后称赞他,上奏给予将领名号。逐渐升到右将军,封定襄侯。

  桓帝逝世后,卫操在大邗城南立碑,来颂扬功德,说:“魏,是轩辕氏的后裔。”其中说:桓穆二帝“闻名境外,外国归附。治理国家统御民众,威望禁令大行境内。声名传遍中华大地,光辉照耀民众之中。智谋深远,穷究幽暗达到光明。治理法则清明果断,沉浮得到实情。仁义如同春天的阳光,威严犹如秋风扫落叶。强不欺弱,抚恤孤独。以道德施教仁义盛行,感化而不用刑。国中没有奸贼盗窃,道路上有歌颂之声。自西到东,变化不显形迹。威武之师所向,不用交战而平。南方归顺王室,北方制服丁零。招集晓谕夷人,都来归附投诚。空前绝后,至此有所成功。拥戴晋皇,捍卫边境。王室多灾多难,天纲松弛纲领。二帝雄心救济远方,不遭受祸殃。岁中剪除叛逆,以及奸盗豺狼。永安元年,岁在甲子。奸党还在作乱,东西如狼峙立。竟敢逼迫天王,战事屡次发动。仗恃人多肆行暴乱,残酷使用将领士兵。邺城洛阳产生裂痕,抛弃亲近寻求疏远者。竟然招集凶暴族类,即屠各匈奴。刘渊这奸诈贼寇,结成同党共相呼应。胆敢出击并州疆域,杀害无辜。肆意破坏一片狼藉,城邑变成丘墟。交锋战线长达千里,凶恶的敌人充斥道路。晋国治道顺应卜天,展示良好谋略。使持节、平北将军、并州刺史、护匈奴中郎将、东瀛公司马腾,才华无人可比,规划策略超迈高远。遭遇多灾多难时代,畏惧损害皇室祭祀。打算率领兵马出征,殓狁极为强盛。于是设下权宜计策,救济患难用特异之谋。想要招集外地救助,朝臣没人响应.高远运思独自决断,定下结盟意向。于是命令外国,率军到内地防备。挑选贤明士人,命令良好使者。派遣参军壶伦、牙门中行嘉、义阳亭侯卫谟、协义亭侯卫鞑等人,奔驰送交文书,到达晋阳城。”

  又称道:桓穆二帝“心在皇室。相辅二卫。同心佐助。卫操展示谋略,卫雄奋发英勇。秉承命令会同商议,咨询讨论振奋有为。从前齐桓晋文辅佐,功劳闻名于周室。显扬名声于典籍,赏赐各种物品。大众发动,熙熙攘攘如威灵相聚。出兵百万,不过一天。兄弟齐心合力,决胜于庙堂算度。击鼓呼叫向南征伐,平定艰难险阻。”

  又说:二帝到镇守的地方,“言论如合符契。接待诚挚,信义不改。会盟于汾水束,刻下丹书铁契。永久尊奉,谨慎终结如同起初。立下誓言命令将领,精锐部队充任前锋。向南援助涅县,向东解救寿阳。困迫的城镇,幽暗后再放光彩。叁愿、酉周,銮垩、上盏,突然遭受敌寇残暴,白骨纵横交错。羯贼肆行暴虐,六郡凋敝损伤。各类恶人互相呼应,图谋祸及朝廷。二帝旌旗轻松指向,羯人党羽闻风丧胆。派遣骑兵十万人,向前靠近淇水漳水。邺城于是从溃败中振作,凶恶的叛逆四散逃亡。军队占据州城以南,锋芒闪耀太行。保卫内外,安定四方。志在竭尽全力,侍奉拥戴天王。忠诚宽恕显赫,对外有攘患举动。于是炫耀武力,整队而归。绵长道路不乎坦,出入时过一年。秋毫不相侵犯,百姓称赞。遍览典籍,从古到今。没有听说境外之人,奔赴解救内部患难。抛弃家庭忧虑国家,以危险替代安全。惟有公正深远谋划,面临艰难能行权变。奉承天道顺应人心,恩惠德行广为传扬。协和戎族安定北方,危难国度又再生存。”

  又说:“不是桓帝天资卓越,忠诚孝顺出于自然。谁能超越常道,不做越轨行为?感动大众,激励于公正之言。功劳救助方国州郡,勋绩如光彩绵延。太平时日,入朝贡奉充任藩国。瞻仰皇宫车驾,步履越过三川。有德无禄,寿命不长。三十九岁,在永兴二年六月二十四日,患病逝世。抛弃豪华殿堂,地为云中名都。国中失去恩德君主,哀伤感慨叹息落泪。悲痛辛酸,号哭呼叫。全国伤心欲绝,恋恋不舍无处诉说。远近车辆,奔往墓地。人们愿以己身相赎,堵塞大门。高山变得光秃,茂密树林凋落枯萎。仰面向苍天诉说,痛哭伤悲。”

  又说:桓帝“忠于晋室,骏马奔驰遥远路途。隆冬寒冷,四出征伐。遭受霜露雨雪,病入血脉体肤。以致逝世,寿命不长。以死于国事,谋略功勋同为楷模。留名于碑刻,记载美事在晋朝史书。平北将军哀悼,以丰厚物品祭奠。考察行事评定功勋,谧号为义烈。功绩施予人民,为祭祀礼仪制度所称道。”

  又说:桓帝经国济民,“使灭亡国度复存。边地民众依赖,国祚保存不绝。金印龟钮排箫鼓鼙,车辆服饰不同常制。反推到二代,没人可与同列。并州境内嘉许赞叹,北方民众感受荣耀。各自竭尽忠心,思想传扬美名。刻石纪功,绘制图像。祭祀不绝,供奉纯色全体牲畜。永远留名后世,死后有余威。长存不朽,绵延亿万年。”

  赞颂文字又称道:桓帝“如金玉般坚固刚强。顺应期待时机,拥有北方。德行能够治理国家,武力平定四方边荒。没有人不服从,境内大为康乐。世道纷纭交错,遭遇颠沛时运。羯胡利用缝隙,竟敢危害并州疆土。可怜下层民众,死亡失去处所。桓帝率领部众百万,平定险阻。使灭亡国度复存使断绝后嗣再续,一州得到祜护。功绩显赫如龙之文彩虎之威武。朱邑微小善行,留下恩爱在桐乡。功勋为攘除大患,六郡无。阙悉之来,由功绩而存在。刻石写下铭文,留给后代观看。”这时是晋国光熙元年秋季。

  皇兴初年,雍州别驾雁门人段荣在大邗发掘得到这块碑,文辞虽不华丽,事情应该记载,所以收录在本传中。

  桓穆二帝都尊重卫操。卫操在穆帝三年去世。开始同卫操一同进入国内的同宗乡亲:卫翘,封安乐亭侯;卫崇、卫清,都被封都亭侯;卫泥、段繁,都任信义将军、都亭侯;王发,任建武将军、都亭侯;范班,任折冲将军、广武亭侯;贾庆,任建武将军、上洛亭侯;贾循,封都亭侯;李壹,封关中侯;郭乳,封关内侯。都是桓帝所上奏授予的。六脩变乱时,活下来的大多随刘琨的质子刘遵向南逃奔。卫雄、姬澹、莫含等人姓名,都记载在碑文中。

  卫雄字世远,姬澹字世雅,都勇敢多谋,晋朝时任州从事。和卫操一起进入国内后,桓帝赏识他俩的体力,都委任为将领,时常跟随征伐,威名大为传布。桓帝奔赴国难,上奏晋室列举他俩的功勋,都被任命为将军。卫雄接连有战功,逐渐升到左将军、云中侯。姬澹也以勇敢功绩闻名,桓帝末年,升到信义将军、楼烦侯。穆帝初年,都受信任。卫操去世后,二人都为左右辅佐的人。

  六脩叛逆,国内大乱,新旧相猜疑,互相杀戮。卫雄、姬澹都为众人所依附,谋划要回到南方,对众人说:“听说旧人忌惮新人强悍善战,想要全部杀死新人,我们不早日定下计策,恐怕没有人能活了。”晋国人和乌丸惊惶恐惧,都说:“无论生死都跟随二位将军。”于是卫雄、姬澹和刘琨的质子刘遵率领乌丸、晋国人几万人叛变。刘琨听说后大为高兴,率领几百骑兵赶到平城安抚接纳他们。遇石勒攻打刘琨的乐平,太守韩据向刘琨求救。刘琨因得到卫雄、姬澹的部众,想利用他们的锐利,来消灭石勒。卫雄、姬澹规劝说:“动乱的民众饥饿疲劳,不能马上使用,应该休息观察裂痕再行动。”刘琨不听从,指使卫雄、姬澹率众讨伐石勒,刘琨驻扎在广牧为后援。石勒率领骑兵同卫雄、姬澹交战,姬澹大败,率骑兵一千多人逃到代郡。石勒派孔苌追击消灭了他们。

  莫含,是雁门繁时人。家族世代经商,资产积累到万万。刘琨任并外IN史,征用莫含为从事。莫含居住靠近边塞,时常来往于国内。穆帝喜爱他的才干,很好地接待他。等到做代王,设置各种属官,向刘琨求取莫含。刘琨派遣他进入国内,莫含心中不情愿。刘琨开导他说:“当今胡寇势力大,占领了中原,百姓流离失所,死亡在泥途之中,主上被擒,陷落在敌寇中。仅有这一个州,处在各胡族之中,因我的微薄德行,能够保持挺立,是依赖代王的力量。所以我俯下身子竭尽财宝,让长子到远地为人质,希望消灭凶残的贼寇,洗刷大耻。你有忠诚的节操,也是奋起仗义的时候,怎么能顾惜共事的小诚意,忘记外出行事的大利益?你前去做代王的心腹,不仅是我的心愿,也是一州所依赖的。”莫含于是进入代地,参与国中大事。从来刘琨迁移五县的民众到井陉山以南,莫含的家族独自留下。穆帝十分器重莫含,时常参与军队国家大事的谋划。任左将军、关中侯时去世。他的旧房址在桑干Jl[以南,世人称为莫含壁,有的音节讹变,称为莫回城。

  儿子莫显,知名于当时。昭成帝时,担任左常侍。

  莫显的儿子莫题,也有策略计谋。太祖派遣墓垄和将军旦芝等三军,讨伐摹窖宣的卢空太守刘亢涂,杀了他。迁徙亢涂的部落到平城。慕容宝的上谷太守慕容骈,放弃郡城逃走,太祖追击征讨,莫题任大将,另外从东路出兵。因功劳被赐予爵位东宛侯。等到回京城,时常和李栗侍奉饮宴。李栗因不恭敬获罪,莫题也被贬为济阳太守。后来太祖想要扩建宫室,规划平城四面几十里,将模仿邺城、洛阳、长安的制度,运输材料几百万根。因墓厘机敏灵巧,征召他监督工程。召入宫中,和他讨论兴建所要做的事。莫题长久侍奉颇为懈怠,被赐令自杀。

  莫题的弟弟莫云,喜好学习善于射箭。太祖时,时常掌管选曹,改任给事中。因功劳赐爵位为安德侯。调任执金吾,时常参与军队国家大事的谋划。世祖攻克赫连昌后,诏令莫云和常山王元素留下镇守统万。晋爵位为安定公,加授平西将军,后来升镇西大将军。当时刚兼并黄河以西地区,人心不统一,莫云安抚慰问新旧民众,都处置得当。神庞年间去世,谧号为敬公。

  刘库仁,本来的表字为没根,是刘虎的同族,一名叫洛垂。年轻时豪侠爽快,有智慧谋略。母亲是平文皇帝的女儿。昭成皇帝又把本族的女子嫁给他,他担任南部大人。

  建国三十九年,昭成皇帝突然逝世,太祖没有登位,苻坚任命库仁为陵江将军、关内侯,命令他和卫辰分割国内部众而统领。自黄河以西地区属于卫辰,自黄河以东地区属于库仁。这时献明皇后携带太祖和卫秦二王从贺兰部前来居住。库仁竭尽忠心侍奉,不以废兴改变节操,安抚接纳流离散失的人,恩惠信义十分著名。

  苻坚升库仁为广武将军,赐给旌旗鼓鼙伞盖一类仪仗,礼仪和诸侯相等。将卫辰地位列在库仁的下面。卫辰发怒,杀死苻坚的五原太守而反叛,攻打库仁的西部地区。库仁又讨伐卫辰,打败了他,追击卫辰到阴山西北一千多里,擒获他的妻子儿女,全部收集他的部众。库仁向西征伐库狄部,缴获大量牲畜,迁徙他们的部落,安置在桑乾川。苻坚将公孙氏赐给库仁为妻,以大量财物相赠。库仁又前往苻坚那裹,苻坚加授库仁为振威将军。

  后来慕容垂在邺城包围苻丕,又派遣将领平规到蓟城攻打苻坚的幽州刺史王永,库仁自认为受苻坚的爵位任命,派遣妻子的哥哥公孙希率领骑兵三千人,协助王永攻打平规,将他打得大败,活埋平规投降的兵士五千多人。乘胜长驱直入,占据唐城,和慕容垂的儿子慕容麟相对峙。库仁听说公孙希打败平规,又将要大举出兵去救助苻丕。征发雁门、上谷、代郡的兵士,驻在繁时。在这以前,慕容文等人将迁往长安,逃跑依附到库仁部落,时常思念回到东方,没有办法实现。到这次战役,知道人心不乐意,慕容文等人就在夜晚率领三个郡的人,攻打库仁。库仁藏匿在马圈里,慕容文擒获后杀了他。慕容文骑着骏马,投奔慕容垂。公孙希听到变乱,从唐城逃跑到丁零。

  库仁的弟弟刘眷,继续掌管国内事务。白部大人絮佛反叛,刘眷的兵力不足以讨伐。就招引苻坚的并州刺史张蚝攻打絮佛,打败了他。刘眷又在善无打败贺兰部,又在意亲山攻打蠕蠕的别部头领肺渥,打败了他,缴获牛羊几十万头。刘眷的第二个儿子罗辰,性格机敏警惕,有智慧谋略,对刘眷说:“近来用兵,所向无敌,心腹之中的疾患,希望早加考虑。”刘眷说:“是谁?”罗辰回答说:“堂兄刘显,是个残忍的人,早晚必定作乱。”刘眷不放在心上。后来,迁徙牧场到牛,库仁的儿子刘显,果然杀死刘眷而代位。罗辰投奔太祖,事情记载在《外戚传》。

  刘显,本名丑伐,杀死刘眷代立以后,又要谋划作乱,记载在《太祖纪》。太祖即位,刘显从善无向南逃到马邑。

  本族人奴真率领部落来依附。奴真的哥哥刘犍,先前居住在贺兰部。到这时,奴真请求征召型壁而把部落让给他。主担认为塑真有义气而准许了。刘犍统领部落后,自认为长久依托贺讷,感激他,就派弟弟去斤送给他黄金马匹。贺讷的弟弟逛王于是对圭丘说:“我接待你们兄弟优厚,现在你们统领部落,应该来归顺我。”去斤请求到躯真那裹劝说。奴真说:“父亲是国家的臣属,世代忠诚。我立志保全名声节操,所以把部落推让给你们。现在你们没德行,竟然要背叛主上怀有二心。”于是杀死刘犍和去斤。染干听说奴真杀了哥哥,率领骑兵讨伐他,奴真畏惧,迁徙部落前来投奔太祖。太祖亲自迎接他,派遣使者责备制止染干。奴真感激恩情,请求送妹妹入后宫,太祖接受了。

  后来太祖到马邑讨伐刘显,追赶到弥泽,将他打得大败。卫辰和慕容垂来往友好,送马三千匹给慕容垂,慕容垂派遣慕容良迎接。刘显打败慕容良的军队,掠取马匹后离去。慕容垂发怒,派遣儿子慕容麟、哥哥的儿子慕容楷讨伐他,刘显逃奔到马邑西部山中。慕容麟率领轻装骑兵追击他,刘显于是到长子投奔慕容永。部众全部投降慕容麟,慕容麟将他们迁到中山。刘显的弟弟亢婆,事情记载在《皇后传》。

  史臣曰:始祖和桓帝、穆帝的时代,帝王业绩刚奠立根基,风范德行没有施展。卫操、莫含在奔驰骤急的时节归附,处于建立功名的地位,可以说是有志向见识的人。刘库仁兄弟,秉性忠诚,无论盛衰没二心,纯洁节操所体现的,意义当很深远,却都遭受不测,可惜啊!

魏书简介

  《魏书》,北齐魏收撰,是一本纪传体史书,内容记载了公元4世纪末至6世纪中叶北魏王朝的历史。124卷,其中本纪12卷,列传92卷,志20卷。因有些本纪、列传和志篇幅过长,又分为上、下,或上、中、下3卷,实共130卷。

魏书·卷十一列传原文

  卫操 莫含 刘库仁

  卫操,字德元,代人也。少通侠,有才略。晋征北将军卫瓘以操为牙门将,数 使于国,颇自结附。始祖崩后,与从子雄及其宗室乡亲姬澹等十数人,同来归国, 说桓穆二帝招纳晋人,于是晋人附者稍众。桓帝嘉之,以为辅相,任以国事。及刘 渊、石勒之乱,劝桓帝匡助晋氏。东瀛公司马腾闻而善之,表加将号。稍迁至右将 军,封定襄侯。

  桓帝崩后,操立碑于大邗城南,以颂功德,云:“魏,轩辕之苗裔。”言:桓 穆二帝“驰名域外,九译宗焉。治国御众,威禁大行。声著华裔,齐光纯灵。智深 谋远,穷幽极明。治则清断,沉浮得情。仁如春阳,威若秋零。强不凌弱,隐恤孤 茕。道教仁行,化而不刑。国无奸盗,路有颂声。自西讫东,变化无形。威武所向, 下无交兵。南壹王室,北服丁零。招谕六狄,咸来归诚。超前绝后,致此有成。奉 承晋皇,悍御边疆。王室多难,天网弛纲。豪心远济,靡离其殃。岁翦逆命,奸盗 豺狼。永安元年,岁次甲子。奸党犹逆,东西狼跱。敢逼天王,兵甲屡起。怙众肆 暴,虐用将士。鄴洛遘隙,弃亲求疏。乃招暴类,屠各匈奴。刘渊奸贼,结党同呼。 敢击并土,杀害无辜。残破狼籍,城邑丘墟。交刃千里,长蛇塞涂。晋道应天,言 展良谟。使持节、平北将军、并州刺史、护匈奴中郎将、东瀛公司马腾,才神绝世, 规略超远。时逢多难,惧损皇祀。欲引兵驾,猃狁孔炽。造设权策,济难奇思。欲 招外救,朝臣莫应。高算独断,决谋盟意。爰命外国,引军内备。简贤选士,命兹 良使。遣参军壶伦、牙门中行嘉、义阳亭侯卫谟、协义亭侯卫鞬等,驰奉檄书,至 晋阳城。”

  又称:桓穆二帝“心在宸极。辅相二卫,对扬毗翼。操展文谋,雄奋武烈。承 命会议,谘论奋发,昔桓文匡佐,功著周室,显名载籍,列赍备物。大众乃动,照 同灵集。兴军百万,期不经日。兄弟齐契,决胜庙算。鼓噪南征,平夷险难。”

  又云:“二帝到镇,言若合符。引接款密,信义不渝。会盟汾东,铭篆丹书。 永世奉承,慎终如初。契誓命将,精锐先驱。南救涅县,东解寿阳。窘迫之邑,幽 而复光。太原、西河,乐平、上党,遽遭寇暴,白骨交横。羯贼肆虐,六郡凋伤。 群恶相应,图及华堂。旌旗轻指,羯党破丧。遣骑十万,前临淇漳。鄴遂振溃,凶 逆奔亡。军据州南,曜锋太行。翼卫内外,镇静四方。志在竭力,奉戴天王。忠恕 用晖,外动亦攘。于是曜武,振旅而旋。长路匪夷,出入经年。毫毛不犯,百姓称 传。周览载籍,自古及今,未闻外域,奔救内患。弃家忧国,以危易安。惟公远略, 临难能权。应天顺人,恩德素宣。和戎静朔,危邦复存。”

  又云:“非桓天挺,忠孝自然。孰能超常,不为异端。回动大众,感公之言。 功济方州,勋烈光延。升平之日,纳贡充蕃。凭瞻銮盖,步趾三川。有德无禄,大 命不延。年三十有九,以永兴二年六月二十四日,寝疾薨殂。背弃华殿,云中名都。 国失惠主,哀感欷歔。悲痛烦冤,载号载呼。举国崩绝,攀援靡诉。远近齐轨,奔 赴梓庐。人百其身,盈塞门涂。高山其颓,茂林凋枯。仰诉造化,痛延悲夫!”

  又云:桓帝“忠于晋室,骏奔长衢。隆冬凄凄,四出行诛。蒙犯霜雪,疹入脉 肤。用致薨殒,不永桑榆。以死勤事,经勋同模。垂名金石,载美晋书。平北哀悼, 祭以丰厨。考行论勋,谥曰义烈。功施于人,祀典所说。”又云:“桓帝经济,存 亡继绝。荒服是赖,祚存不辍。金龟箫鼓,轺盖殊制。反及二代,莫与同列。并域 嘉叹,北国感荣。各竭其心,思扬休名。刊石纪功,图像存形。靡辍享祀,飨以牺 牲。永垂于后,没有余灵。长存不朽,延于亿龄。”

  其颂又称:桓帝“金坚玉刚。应期顺会,王有北方。行能济国,武平四荒。无 思不服,区域大康。世路纷纠,运遭播扬。羯胡因衅,敢害并土。哀痛下民,死亡 失所。率众百万,平夷险阻。存亡继绝,一州蒙祜。功烈桓桓,龙文虎武。朱邑小 善,遗爱桐乡。勋攘大患,六郡无囗。囗悉之来,由功而存。刊石勒铭,垂示后昆。” 时晋光熙元年秋也。

  皇兴初,雍州别驾雁门段荣于大邗掘得此碑,文虽非丽,事宜载焉,故录于传。

  桓穆二帝并礼重操。穆帝三年卒。始操所与宗室乡亲入国者:卫勤,安乐亭侯; 卫崇、卫清,并都亭侯;卫泥、段繁,并信义将军、都亭侯;王发,建武将军、都 亭侯;范班,折冲将军、广武亭侯;贾庆,建武将军、上洛亭侯;贾循,都亭侯; 李壹,关中侯;郭乳,关内侯。皆为桓帝所表授也。六修之难,存者多随刘琨任子 遵南奔。卫雄、姬澹、莫含等名,皆见碑。

  雄字世远,澹字世雅,并勇健多计画,晋世州从事。既与卫操俱入国,桓帝壮 其膂力,并以为将,常随征伐,大著威名。桓帝之赴难也,表晋列其勋效,皆拜将 军。雄连有战功,稍迁至左将军、云中侯。澹亦以勇绩著名,桓帝末,至信义将军、 楼烦侯。穆帝初,并见委任。卫操卒后,俱为左右辅相。

  六修之逆,国内大乱,新旧猜嫌,迭相诛戮。雄、澹并为群情所附,谋欲南归, 言于众曰:“闻诸旧人忌新人悍战,欲尽杀之,吾等不早为计,恐无种矣。”晋人 及乌丸惊惧,皆曰:“死生随二将军。”于是雄、澹与刘琨任子遵率乌丸、晋人数 万众而叛。琨闻之大悦,率数百骑驰如平城抚纳之。会石勒攻琨乐平,太守韩据请 救于琨。琨以得雄、澹之众,欲因其锐,以灭石勒。雄、澹谏曰:“乱民饥疲,未 可便用,宜休息观衅而动。”琨不从,使雄、澹率众讨勒,琨屯广牧为之声援。勒 率轻骑与雄、澹战,澹大败,率骑千余,奔于代郡。勒遣孔苌追灭之。

  莫含,雁门繁畤人也。家世货殖,赀累巨万。刘琨为并州,辟含从事。含居近 塞下,常往来国中。穆帝爱其才器,善待之。及为代王,备置官属,求含于琨。琨 遣入国,含心不愿。琨谕之曰:“当今胡寇滔天,泯灭诸夏。百姓流离,死亡涂地; 主上幽执,沉溺丑虏。唯此一州,介在群胡之间,以吾薄德,能自存立者,赖代王 之力。是以倾身竭宝,长子远质,觊灭残贼,报雪大耻。卿为忠节,亦是奋义之时, 何得苟惜共事之小诚,以忘出身之大益。入为代王腹心,非但吾愿,亦一州所赖。” 含乃入代,参国官。后琨徙五县之民于陉南,含家独留。含甚为穆帝所重,常参军 国大谋。卒于左将军、关中侯。其故宅在桑乾川南,世称莫含壁,或音讹,谓之莫 回城云。

  子显,知名于时。昭成世,为左常侍。

  显子题,亦有策谋。太祖使题与将军王建等三军,讨慕容宝广宁太守刘亢泥, 斩之。徙亢泥部落于平城。宝上谷太守驎,捐郡逃走,太祖追讨。题为大将,别出 东道。以功赐爵东宛侯。及还京师,常与李栗侍宴。栗坐不敬获罪,题亦被黜为济 阳太守。后太祖欲广宫室,规度平城四方数十里,将模鄴、洛、长安之制,运材数 百万根。以题机巧,徵令监之。召入,与论兴造之宜。题久侍颇怠,赐死。

  题弟云,好学善射。太祖时,常典选曹,转给事中。以功赐爵安德侯。迁执金 吾,常参军国谋议。世祖之克赫连昌,诏云与常山王素留镇统万。进爵安定公,加 平西将军,后迁镇西大将军。时初并河西,人心未一,云抚慰新旧,皆得其所。神 中卒,谥曰敬公。

  刘库仁,本字没根,刘虎之宗也,一名洛垂。少豪爽,有智略。母平文皇帝之 女。昭成皇帝复以宗女妻之,为南部大人。

  建国三十九年,昭成暴崩,太祖未立,苻坚以库仁为陵江将军、关内侯,令与 卫辰分国部众而统之。自河以西属卫辰,自河以东属库仁。于是献明皇后携太祖及 卫秦二王自贺兰部来居焉。库仁尽忠奉事,不以兴废易节,抚纳离散,恩信甚彰。

  苻坚进库仁广武将军,给幢麾鼓盖,仪比诸侯。处卫辰在库仁之下。卫辰怒, 杀坚五原太守而叛,攻库仁西部。库仁又伐卫辰破之,追至阴山西北千余里,获其 妻子,尽收其众。库仁西征库狄部,大获畜产,徙其部落,置之桑乾川。苻坚赐库 仁妻公孙氏,厚其资送。库仁又诣坚,加库仁振威将军。

  后慕容垂围苻丕于鄴,又遣将平规攻幽州刺史王永于蓟,库仁自以受坚爵命, 遣妻兄公孙希率骑三千,助永击规,大破之,阬规降卒五千余人。乘胜长驱,进据 唐城,与垂子麟相持。库仁闻希破规,复将大举以救丕。发雁门、上谷、代郡兵, 次于繁畤。先是,慕容文等当徙长安,遁依库仁部,常思东归,其计无由。至是役 也,知人不乐,文等乃夜率三郡人,攻库仁。库仁匿于马厩,文执杀之。乘其骏马, 奔慕容垂。公孙希闻乱,自唐城走于丁零。

  库仁弟眷,继摄国事。白部大人系佛叛,眷力不能讨。乃引苻坚并州刺史张蚝 击佛,破之。眷又破贺兰部于善无,又击蠕蠕别帅胏渥于意亲山,破之,获牛羊数 十万头。眷第二子罗辰,性机警,有智谋,谓眷曰:“比来行兵,所向无敌,心腹 之疾,愿早图之。”眷曰:“谁也?”曰:“从兄显,忍人也,为乱非旦则夕耳。” 眷不以为意。其后,徙牧于牛川,库仁子显,果杀眷而代立。罗辰奔太祖,事在 《外戚传》。

  显,本名丑伐,既杀眷代立,又欲谋逆,语在《太祖纪》。太祖即位,显自善 无南走马邑。

  族人奴真领部来附。奴真兄犍,先居贺兰部。至是,奴真请召犍而让部焉。太 祖义而许之。犍既领部,自以久托贺讷,德之,乃使弟去斤遗之金马。讷弟染干因 谓之曰:“我待汝兄弟厚,汝今领部,宜来从我。”去斤请之奴真。奴真曰:“父 为国家附臣,世效忠贞。我志全名节,是故推让。今汝等无状,乃欲叛主怀贰。” 于是杀犍及去斤。染干闻其杀兄,率骑讨之,奴真惧,徙部来奔太祖。太祖自迎之, 遣使责止染干。奴真感恩,请奉妹充后宫,太祖纳之。

  后太祖讨显于马邑,追至弥泽,大破之。卫辰与慕容垂通好,送马三千匹于垂。 垂遣慕容良迎之。显击败良军,掠马而去。垂怒,遣子麟、兄子楷讨之,显奔马邑 西山。麟轻骑追之,遂奔慕容永于长子。部众悉降于麟,麟徙之中山。显弟亢泥, 事在《皇后传》。

  史臣曰:始祖及桓、穆之世也,王迹初基,风德未展。操、含托身驰骤之秋, 自立功名之地,可谓志识之士矣。刘库仁兄弟,忠以为心,盛衰不二,纯节所存, 其意盖远,而并贻非命,惜乎!

展开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pachn.org.cn/guji/a2ebd18a32402cfdd695227b.html